有一个人,离开了我。
2008-11-22 Sat 23:26
有这么一个人。
从我存在记忆起,就一直对我快乐地笑着。
似乎我的存在,也能够给她的人生带来某种特殊的幸福。
她头发总是短短的,偶尔会乱乱地翘起几根,妈妈说是因为她本人完全不会打理长发(我家娘亲气愤地表示,因此直到学会自己梳辫子之前,她都完全没被允许留长头发),但是作为爱美的她而言,一旦发现就一定会坚持用梳子梳好。直到最后,几乎没有头发可梳,也没有改变过。
她一点都不高,矮矮胖胖的,五官却很清秀。从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开始,眼睛就一直是明亮地眨巴着,圆滚滚的透着愉悦,有时会扁着嘴,露出一种孩子气的表情。据说年轻的时候,她也是咱们这里(当时还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地方,跟现在基本没什么可比性)镇政府的一朵小花,因此才能得到我家那位现在看起来依然高大挺拔的老人家(虽然他当年真的是一位很穷的美青年)的青睐吧。
她很挑食。牛奶、鸽子、鳝鱼、燕窝、蛇……基本上,野味什么的,能补的都不吃。但是我煮面条或者别的什么菜的话,她就会很高兴地吃掉,然后挑剔着说我做得没有她好吃。而事实上,她做的饭的确是非常,非常,非常好吃的。
她很开朗。开朗得不大符合她的年龄(不过她似乎从年轻时就是这样),所有见过她的人都会喜欢她(除了那些嫉妒她那种让自家所有人喜欢的特质的女人),信任她,而她也确实是一个热心得不太符合这个时代主旋律的人。如果了解到她本身是弃婴的身世,很难理解这种开朗的来源。但也许正是因为这种被无奈家人抛弃,又被好心养家人收留,无私爱护的经历,才让她更加珍惜生命与生活吧。
她当然也很唠叨。但是这种唠叨总是在一种让人可以忍受的范围,同时又带有一种孩子气的无辜和无奈,让人全然无法对她产生恶感。她一度对我种种恶习(例如对可乐、冰水、熬夜上网、因懒惰嫌热而盘的阿婆髻等等的嗜好)十分不满,而如今,我确定我已经不会再继续泛滥地喝饮料或冰水,即使熬夜也不会勉强或放纵自己不睡,而且我也剪了头发……这样的话,她知道了,是不是会比较开心呢?
如果要一直说她是怎么样的人,我也许可以一直说一直说,说到连我都变老,也可以有无尽的事情来叙说。她是一个最不一样的人,最不一样的人。除了我的父母,她便是最重要的人。

 她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给我很多很多的爱,很多很多的耐心,很多很多的期待,很多很多的关怀。我努力尊重她,爱护她,给她最多的耐性,最多的关心,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觉得自己做得太少太少,连她给我的万分之一都不足以奉还。
我都还没亲自带她去旅行。她是一个那么喜欢到新鲜地方去走去玩的人,每次她去旅行回来,都会露出一种发光一样的快乐表情,眼睛明亮得胜过我见过的任何宝石。她会用一种充满愉悦的语气诉说她在旅程中遇到的快乐,语速比平日任何时候都要快,明明说着我们粗糙的方言,却有着最温柔的味道,甜蜜而温暖。
我都还没带她去看看我的学校。虽然在我们同学的眼里,学校破得可以让我们骂上整整四年。然而每当我走过那长长的蜿蜒的校道,都能看到路边各种绿色的作物,它们娇嫩而顽强,扎根在寒酸的土地里,却焕发着种种神奇鲜嫩的美丽。茄子是嫩紫的,带着青涩的白边。蕹菜是懒惰的,盘蜷在地上,却开着洁白的花朵。还有金黄的萱草,顽皮地躲在草丛里,总能在你最不存在希望的时候,给你最大的惊喜。最是那夕阳流金,温暖地照在浩瀚的荔枝林上,仿佛天神遗失的翡翠掉落在地上,化成一泓碧水,波光粼粼,潋滟无比。
我都还没认识到喜欢的男生,还没叫她给我出点子教我怎么欺负他,也没有结婚生孩子,叫我男人给她奉茶,叫我儿子亲得她一脸湿嗒嗒,然后再跟她拍一张大照片,晒成最大的SIZE,挂在新家的墙上,一直到照片都被时间磨得光滑,一直到我的这份思念这份怀念这份依恋这份热爱都被历史所湮灭,也不想取下。
我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强迫她喝下我做的奶茶或是鸽子汤,也没有来得及叫她看看我的新发型。
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做,就永远地失去了机会。
古人诚不欺我。
世间最苦,子欲养而亲不在矣。
再多的眼泪,呐喊,痛苦或遗憾,都无法追回一个离开的生命。
但我更加相信着,这个孕育了一切生命,充满希望的世界之所以创造死亡,一定是为了让活下来的人更好地活着。
而那个一直一直爱着我的她,也一定希望我更好地活着。
没关系。
我会代替她,将她的那一份生命也一起拥有。
如果她喜欢旅行,那么就让我走到更多更多的地方,将天下壮丽江山尽收眼底。我一定会认识很多很多的朋友,经历很多很多的传奇,创造很多很多的故事,拥有很多很多的幸福。
如果她喜欢笑着,那么就让我用哭的力量去笑,哪怕流着眼泪也要继续向着梦想奔跑,永远也不要放弃,不要遗忘,不要改变,一直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道路,哪怕被认为是任性或幼稚,也要一直走下去。
如果她即使一直经受着那样可怕的痛苦,依然坚持不放弃到最后一刻,那么我以后即使遇到更加惨烈的事情,也绝对不要放弃,决不放弃生命,决不放弃希望,决不放弃勇敢,决不放弃自己的灵魂。如果我能够创造我的事业,那么就让我不自量力地,持续地将钱花在慈善上——至少,在研究淋巴癌的治疗上。
如果可能,我永远永远也不希望再看到任何一个人因那种可怕的疾病折磨。无法从身体里清除,遍布任何一个角落,细胞、血液或角质似乎都被传染上死亡的气息,绝望得让人痛恨。
诚然,此刻的我还只能无力地敲下的字。然而我相信总会有一天,一定会有将它消灭的那一天。
我将把我生命的一半精力,付诸于此。
而另一半,我将会让自己过得精彩而快乐,自由而真诚,永远不欺骗自己的心,永远热爱自己的灵魂,自己的梦想,自己的生命。
一个人的死去,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在我的眼里,只有当一个人被全世界都遗忘了,才算是死去。
可我还记得她呢。
我会一直一直把她记住的。
所以,请让我任性地相信,她只是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没有离开我。
这样,我才能够带着她看遍这个世界最美好的风光。带着她经历我的生命。带着她享受我的快乐和幸福。
我会一直这样相信的。
恩!要给我加油哦,我的亲亲好外婆>3<!

 

 

 

 

后记:08年11月,失去了她,写了这个。

不想再说什么,那个BO的话,没有也就没有了,只有这个,任性地不想遗弃,无论是被遗弃在11区的BLOG服务器,还是遗忘在20岁的时光里。

有些人,我不会忘记,有些事,我一定会坚持。

Tags: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