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与男权

手贱,看到那个天上人间阿凡达《白蛇传说》就摸来看了。吐槽部分就算了……重点是,这一比,总算教我发现《青蛇》是个多么有深度的电影了。

除开公认出色的美感和众人演技,其实《青蛇》里面的四个角色,个个都有着微妙的设定。
尤其让我觉得动人的,是赵文卓的法海。

说起赵文卓……我觉得赵文卓真是幸亏有青蛇。
包括甄子丹、李连杰、成龙,在这些真的世界级的功夫巨星里,我都觉得我很难找到一个角色,是我觉得性感,性感到了骨子里的。
但赵文卓的法海呀……被拍得真真是性感到骨子里了。
这个法海,浑身上下浸透的其实就是【男性】两个字。
回想一下现在的片子,和尚多半是白袈裟。可是所有白袈裟,追求的无非是飘逸,是仙风道骨……是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
唯独赵文卓那身白袈裟。
有汗。泡着水。浸湿了……贴在身上。下面起伏的是肌肉的线条,饱满的,细腻的,每一根肌肉纤维里都包裹着随时可以爆发的力量,每一个弧度下埋藏的都是雄性荷尔蒙的浓郁气息。
这样一个和尚,他健康、强壮、力量强大、控制欲强、不允许任何质疑与挑战……像一轮炽热得教人无法靠近只能远离的日轮。
正正是一个男权的最正面的象征。
(难怪那叛逆的总是想要挑战男权所规定的[人间]的青蛇,总是对法海充满了征服欲。)



于是,大概为了组成一个完整的[男性]的缩影……许仙就变成了我们所见的那样。
可是又或者……其实许仙才是一开始[男性缩影]的灵感来源,而法海才是为了凑数改的?
因为……无论是哪个版本里的许仙……多半都是那个样子的。
长着不错的皮相,有着看起来不错的能力和地位,温文的,似乎无害如森林里眼眸湿润的幼鹿。
可是一旦进入女性的人生……一切皮相下的黑暗都被暴露。
他无法抵御美色的诱惑,他自私,他懦弱,他多疑,他无能,他畏缩。
美丽的白蛇沾到身边,他怯生生又欢天喜地地接受了。妖冶的青蛇扭着曼妙的腰肢攀到他身上,他一脸惊慌却连丝毫将她推开的意思都没有。他对她们起疑心,又舍不下她们的好。被法海拉到金山寺去强剃了头发也罢,听闻外头水光斗法,却怕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这样的男人……分明也有着不错的肌肉线条……肩膀宽阔,胸襟厚实,偏偏畏畏缩缩,直叫人只记得他那一脸惶惑,想不起随便一个优点。
许仙……就像月光映在水里,水面银灿灿一片,底下却依然是浑浊阴郁的暗流。

这两个男人,拼出来的,是一个封建时代里,像乌云一样笼罩的强大男权。

与此相对的,当然就是千娇百媚的白蛇与青蛇。
作为白素贞和小晴,其实某种意义上算是古代女性的缩影。
白蛇是千百年的正统。
端庄矜贵,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知冷知热又通晓世情,样样都是能帮上忙的。
貌美如花,温柔似水。正正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兼之一身大神通,却为了个什么都没有的许仙倾心相许。
在那个年代……其实这是绝大部分女人的优先选择。

而青蛇,则是做不到白蛇这种程度,或者是可以做到却在骨子里抱持着叛逆思想的女性可以选择的另一条路。
她不用出厅堂入厨房,不用贤良淑德如花解语,不用替男人将家里打理得妥妥帖帖舒舒服服……
她就是美。
就是美。
不用聪明不用有脑子,她就算花瓶一样——
可只要她对着你笑,对你扭着腰。
她的眼影妖冶得像一朵阴影里盛开的花,唇边晕开了鸦片一样难拒的妩媚弧度。那真正蛇一样柔韧的腰肢软软地扭动,曼妙得胜过水中的落花。
她什么都不用做的。
她那么美,那么美。
所以什么都不用,也能把男人的心从辛辛苦苦兢兢业业的白蛇那里勾过来一半。

可这不是小三跟大老婆的故事。
这其实是那个环境下的女性,对待男权所作出的不同选择的反映。
白蛇有脑子,能做好一切一切她觉得该做的事情。
那么男人需要她,她的存在才能安稳,才能通过男性的承认,得到社会里足够高的地位。

而青蛇迫于谋算能力没有那么强,又或者说……她也根本不需要去谋算什么。
为了在男权拥有绝对统治地位的时代里生存,女性唯一能够,也是唯一需要做的事就只是争取男人——也即是男权社会的承认和包容。
所以她成为一个魅惑者,用排除掉一切技巧的,最本原的女性本钱去赢得她所需要的东西。

于是最奇妙的事情来了:这个成功让许仙头晕目眩几乎不能把持的女妖精……她一点都不爱许仙。
如果一定要说她爱谁……她爱的无疑是白素贞。
糅合了小妖精对大妖精的憧憬与崇拜,生涩少女对圆熟女性的嫉妒与不屑……她如此爱着。
爱着自己的反面。
白蛇通晓世事,青蛇就天真娇蛮。白蛇温柔贤淑,青蛇就刁钻俏皮。白蛇圆滑多智,青蛇就不管不顾……
白蛇多情,青蛇就无情。
像是同一个女性灵魂里,互相纠缠又彼此相对的两面……又或者说,这所有一切,也不过是女性典型性格的一体两面。
所以……青蛇当然是爱白蛇的。



所以当顺从世情努力变成所谓[女人]的白蛇死在茫茫水波之间,作为拥有叛逆之心的[女妖]的青蛇,一剑杀死了她曾经无比渴望得到的许仙,抛开了她曾经无比想要征服的法海,遁入了白素贞消失的水中。
那里,是没有[人],没有[人间],没有掌控人间的[男人],也没有所谓[世情]的世界。
只属于女性的,将男人、男权和男权社会的规则彻底拒绝在外的,最本真的世界。

在那样的世界里,一定有着真正的清净。

如果歌声有力量

跑去看了中孝介的演唱会。
中山纪念堂……其实在广州而言,真的不是什么理想的好场地。小小一个,设备也没有很新,虽然也没有很糟糕,但是足以让一腔热血的人失望了。
我和几位友人,想办法坐到了相当前的位子,离舞台不过3、4米,即使大近视,也能看到那家伙一根筋的表情。
来看的人其实也没有很多,即使把二楼上的观众也拉来一楼,大概也没办法坐满……而且事实上,似乎确实有许多根本不了解他,更谈不上喜欢他的人坐在了台下。
事实上,他出场的时候,第一首歌,第二首歌……让FANS听得绝对担心到头皮发麻。那场地老旧的音响设施,根本无法将他细腻精巧的转音技巧理想表达,当他本该完美的岛歌唱腔开到最大,麦克风收到的却更像是破音般的歌声。
然后观众们也有些冷淡般地反应平平,似乎对一切无所适从……
可是……

对,有可是。

可是,那家伙啊……就是拥有那种让人莫名迷失在他歌声里,被那温柔无比的歌声所默默融化的力量。
他穿着白色的裤子,宽宽的,全不是时下那种窄裤管的样子,配休闲鞋,还有设计有趣的西装三件套……坦诚地说,没有很帅。那家伙一直就不太高,看起来当然也就没有多挺拔。他又是有点小闷骚的性格,看起来当然也不会潇洒到哪里去……
但是莫名其妙的……他站在台上,就让人觉得……他的身上,KIRAKIRA的,在闪耀着某种明媚的光。
努力地讲着不太准的中文,演唱会中的小讲话居然能扯日本地震的事情扯了5分钟有多,囧得要死的中文致辞词忘掉一句发音只好卖萌般地挠头,搞半天之后想起来又认真地说“感谢你们百忙之中抽时间来看我的演唱会,希望我们一起渡过美好的时光”……我觉得这句话我以后再听到一定会回忆起他挠头的样子然后忍不住笑起来。
而最重要的……他的声音。他的声音……无论是在唱什么样的歌……甚至包括有点无厘头的《青藏高原》的时候,都显得那样郑重、那样诚挚,仿佛他在做的不仅仅是唱歌,而是在认真地聆听你的心,然后充满关怀地告诉你,没关系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也许就是这种认真地对待歌唱的态度,与他温柔的声线一起,揉合成疗愈人心的歌声,深深地打动着听者的心,也说不定呢。
整场演唱会,不过短短两小时左右。加上安可曲也不过二十首歌出头。
可是啊……就看着那家伙从头到尾只穿着那一身衣服,跟一位吉他老师、一位钢琴老师,还有一位兼顾笛子和打鼓的女老师一起唱啊唱……心就莫名其妙地安静了下来,莫名其妙地,高兴了起来。
隐约地觉得……好像发生了很好的事情噢?“好像真的是哎……嘿嘿嘿……”
嗯,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尤其,当他在绿色的灯光下,抱着奄美大岛独特的弦琴,一个人自弹自唱着岛歌……
那一瞬间,像是看到子夜湖水上被风拨动的柔波,又或者是奄美大岛温暖阳光里粼粼起伏的潮水……心那么安静,仿佛能够听见最深处的几乎以为已经被遗忘的什么声音在回响着,模糊而坚定,温柔如他的歌声一样。

然后……莫名其妙,就结束了。
跟着人群转到场地外面,签售已经准备开始。
进场前我飞快地买了3张CD,都是《爱相随~手信的羁绊》,另一张是《像乐器一样的声音》……坦白说那张我虽然有但真的没有那么那么喜欢,所以就只买了前者。这个时候友人几个,就把那3张分一分各拿了一张去排队签名。
虽然一路在排的时候我们几个都在呱噪地开玩笑,但是轮到我的时候,还是莫名地恍惚了。
默默地拿了CD给他签名,我看着他低垂着认真在签名的头……忽然说了一句“SUKIDEYO,DAISUKI”。
说到一半的时候,他有点惊讶地抬起了头,然后开朗地笑了。
那个……是他从遥远的,另一个南国之地,带到这里来的微笑。一如既往,从来没有改变的过,温柔的,开朗的,略带羞涩的……带着莫名的坚定的,像他的歌声一样迷人的微笑。
那一刻,我忽然涌起很多很多的问题。
这湿热的南国之夜,你还习惯吗?穿那么厚的衣服会难受吗?还是说奄美大岛那边更热已经习惯了?唱了两个小时会不会太累?有好好吃东西吗?啊咧有吃广东好吃的东西吗?还是说之前沙哑的声音也有因为水土不服?那下次来的话我可以带个凉茶来作礼物吗?嗯好像不可以噢……
一大堆琐碎到神经兮兮的东西在我的脑子里转啊转……当我反应过来,是他握住我的手,认真地说了一句“谢谢”。
矮油笨蛋呀,明明可以说日文的嘛,还那么认真地想要清清楚楚端端正正地说好中文。
而且,明明主人看起来是个瘦弱的家伙……但是那一刻,握住我的手的那只手,那么厚实,那么有力,那么温暖。
认真而郑重地紧握着,全不是那种敷衍客套的作派。
我……我像个笨蛋一样地想,啊……喜欢的是这个家伙,真好呀。
喜欢上这个家伙,真好呀!!
从歌声,到言行……全部,都这样认真、郑重、温柔……而又莫名地坚定的,这个独一无二的家伙……
如果,歌声真的有力量,那一定就是他所拥有的那一种。
SUKIDEYO,DAISUKI。
下次的见面……快点来吧。

凤求凰

我们……生存在一个怎么样的世界呢?
天灾、人祸;文明、科学。一边如飞翔一样发展着人类文明,一边如衰老一样损耗着地球资源。既光明美好,又黑暗肮脏。
多少人咏叹着,这最好的时代,这最坏的时代。而世界依然随着历史巨大的车轮向不可知的方向奔驰而去。
无法抓住缰绳、无法控制太多事的我们,一边为这样的世界自豪着,一边又为这样的世界疑惑着。
如果前路是未知,如若如佛家所言说那样,有生皆苦……
那么我们的存在,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呢?
什么东西……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重要、值得抛弃别的原则,去珍惜的呢?
是这让人赞叹的伟大的“自然”,是每一个都生而平等自由的“人”,是山河壮阔永萦我心、无数人愿意用生命与血肉去守护的“家国”,还是失去信仰的现代人空虚生活里唯一还能够从心中生出微弱信任希望它无论如何也存在、认为它无坚不摧无比强大的“爱情”?

所有的这些思量……猛然从我的脑海中涌出,却是因为一部……题材怪异的电影。
《大奥 ~ 男女逆転》。
大奥。男女……逆转。
这样的名词,似乎一看就能够明了其中的奥妙。
古日本波谲云诡的宫廷之事,男人与女人,地位不可思议地逆转……
然后,会有怎么样的故事发生呢?
“因为某种只感染男子的恶疾,男女比例猛然缩到1:4,女性变成社会主要的劳动力,主宰着生产力的同时……代替男性,掌握了社会的权力”……
然后,世界会如何呢?
主宰日本列岛的幕府将军德川氏由女主执掌,曾经一个男子也不得踏入的幕府后宅“大奥”中三千美女也由八百美男所取代……、
当所谓男女角色的尊卑贵贱瞬间逆转……男人和女人,会变成什么样呢?
女人多半越发壮硕强悍,混迹于市井,与男人行径无异。男人则多被窝藏于富贵之家或烟花之地,被女人当作豢宠种马,甚至云鬓粉脂,越发阴郁柔弱。
那森森堡垒之中,姿容出色城府深沉的优秀男儿比比皆是。但有人被寂寞与欲望蒙蔽本心,只以欺压弱小为乐;有人身居高位,自觉看透世情,只知诸般谋算,以权谋利;有人野心勃勃,无论何种手段,也愿意为爬得更高而付出牺牲;也有人被环境所熏染,痴痴恋上无心之人,哪怕被抛弃也不肯对他有一点怨怼,即使无法挥刀与夺走心爱之人同归于尽,也无法忍受一个人生存的痛苦而选择自裁……
种种世态,既荒诞奇诡,却又教人不禁生出“这样有何不可”的观感。
毕竟,世界如果真的变成那样,顺势改变,又有什么不合理的呢?

可是……即使这样,依然有人不曾改变。
那位商人家的阿信小姐揪着自己的袖子,扭扭捏捏地看着自己喜欢却神经大条只知道低头吃着自己做的饭团的青梅竹马,眼睛里泛着水一样温暖的柔光。
而那位青梅竹马——家中穷困落魄却被严厉母亲默默温柔保护着,连一丝尊严也舍不得伤害的旗本子弟水野祐之进,即使身处那座只知攀比美貌奢华的宫殿之中,也依旧眼神清澈地一下下挥动着当作竹刀的扫帚,坚定又平静地坚持着他心中的“武士之道”,被嘲笑就反击、遇到敬佩的人就弯下腰低下头与之结交、被别人卑微地单恋着也温柔地轻轻地用一个温柔干净的吻给不敢置信的对方一个梦寐以求的美好回忆……即使明知自己就要莫名死去,也想在最后一刻,紧紧抱住自己思念的人,即使那只是与自己心爱之人同名的女将军,也无论如何,想在她的体温里,减低哪怕一点点……不曾对心爱的恋人表白的悔恨。

……这个人,在繁花一样艳丽装扮的男人之中却身着黑色裃服,脊背挺拔如松柏一样地正坐在纸门之侧,连裃服背后的云水纹样也在那暖光之下熠熠生光。那清澈如溪流雪水,平静又温柔的眼睛,即使带着无奈与哀伤,也依然保有着的,自心中铭刻的坚定、勇敢与正直……就连眼角那一抹艳丽的朱红,也无法损害分毫。



那位八代女将军吉宗公,是不是就是被这样的眼神所震撼,在一瞬间遗失了自己的心呢?
被朝上宫中诸人暗地里嘲笑为乡下人吝啬鬼,似乎永远板着脸孔,披着灰扑扑不起眼的朴素提摆的吉宗公;一个人红衣白马驰骋千里,在茫茫碧草中如仙人般飞奔而来,仿佛眼前道路便是她一生所求的吉宗公;将重臣因追求奢华而罢免,继位多日连后宫之门都提不起兴趣踏入一步,反而带着心腹侍从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并且为之眉头深锁的吉宗公;明明深深爱上水野,却在明知与他亲近会置他于死地,仍然因为“这个责任必须有人来承担”而跪坐他的面前请求他原谅,即使他唯一要求是将她当作别的女人也愿意接受的吉宗公;知道心爱之人深爱别人,依然愿意冒着被大臣攻击危险也要想办法将他救出,甚至将他放归乡野与恋人相会,永生永世离开自己生命也无所谓,无论如何也希望他幸福的吉宗公……将后宫中最出色也最野心勃勃数十名男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断然赶出之后,一个人走在再没有任何一人守候在旁的廊道中,即使明了自己终将孤寂终生,也高傲地挺着胸膛高抬头颅一往无前地向前大步走去,到最后,也觉得“这个国家的将来要怎么办”才是最重要的事的,吉宗公。



这位女性……到底是在以什么样的心,多么深的感情,在热爱那个国家,拼了命也想要保护那个国家呢?
那眼中波光潋滟,为世间之不公不平之事愤然哀伤,又为自己信仰之道甘愿慨然赴死的青年,最终得以以重生的身份回到家乡,与青梅竹马的可爱少女深情相守,王子与公主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而那位板着冰冷面孔,脾气古怪又难以伺候的女将军,从此以后,却只能孤单一人地,默默地为自己的信念而努力。
这两者……到底哪个更值得喜爱呢?

每个人,都希冀着世间美好之人,终有圆满结局。
可是这圆满结局的缔造者,又要由谁来充当呢?世人,却并不关注。
哪怕那个人,其实也是平凡的人,甚至,是比平凡人更温柔,却要独自走在更艰辛道路上的人。

我们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世界呢?
喜爱着美好的人的人们,忽视着艰辛付出却并不卖力表演的人的人们……
这样的世界,究竟是好的,还是坏的呢?
如果“有生皆苦”,又要为什么去拼命付出跟努力呢?
……所有的这些问题,我无法找到答案。
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清晰地知道。
那就是,如果让我选择,比起像水野跟阿信那样默默等待命运所给予的际遇,我宁可像吉宗公那样,选择自己的道路,选择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和事物,即使前路艰难,即使身边无一人可以理解,即使被世界所遗忘忽略……
我也想像吉宗公那样,为着自己信仰的事而一往无前,终生不悔。
这样的她,不是也有属于自己的,独特而耀眼的光芒吗。
即使没有那一群拜在脚下花团锦簇的低伏之凤辗转相求,一个人,也是无上飞凰。

有些姑娘……她就是美!

我一向不否认自己是个色鬼……可是好看的人谁不爱看嘛=。=
不过跟身边的人们比起来,似乎我喜欢的都不是眼前的人们。
我喜欢那个丰神俊朗胜过男人的林青霞,喜欢那个妖气冲天又温醇如水的张曼玉,喜欢那个行止潇洒眉目如画的梅艳芳,喜欢那个烟波妩媚婀娜非凡的关之琳,喜欢那个飞扬跋扈又跳脱可爱的张敏……
那些看起来,似乎离我们很远很远了的美丽女星们……她们竟然那样让人震撼地美丽过。
难道,不也像一种奇迹吗?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被这张图闪瞎了才来花痴一下的……明天决定再去下个高清版的《新仙鹤神针》来看!

同一集康熙看了5遍TUT

严爵超级萌的啊啊啊啊啊!
韦礼安虽然没有什么萌点,但是声音却美得像天籁一样><
但是严爵最萌啦><粉嫩的青年,羞涩又紧张,但唱起歌来却那样专注,投入而真挚,透露着精灵一样清新美好的气息……
歌声其实并不到最出色,但是却那样那样地用心歌唱着,让人打心眼里觉得,唱歌原来是那么让人快乐让人热爱的事情。
比较可惜的是专辑的歌没有太惊艳,没办法突出那个美丽的歌声呢……期待新歌!新专辑!台版我也买噢!
新浪微博唯一的萌点就是你萌上谁都可以去搜搜看然后8成会有真人在嘛!加加加吧!TUT
果然最近天热,清新派的声音比较让人从心里感到清爽么=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