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桥明月夜

豆蔻芳菲又一年。
无论怎样看……其实我都是个非常懒的人。神经大条,每年都忘记建站纪念日不说,自己的独立BLOG建站几年也不过在蕾蕾的大力推动下换了一两次模板,上一次换完之后更是连头图都懒得换,一个夏季版就用足两个春夏秋冬,不是一般的环保省事。
不过无论如何……人生的第三个本命年(出生那年算一个!别给我算出什么三十六岁啊!),毕业后的第一个新年……
我真的觉得,可以开始尝试点新的东西了。
例如新的模板,新的BLOG名,新的思路,新的关注……新的故事。
新的……看世界,还有描述感受的方式。
这种尝试,我完全不知道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呢。不过,会莫名其妙就开始做这种尝试的任性,就是我的「执」吧。
「我执」,本来是佛家的概念。市面上也有由我相当欣赏的媒体人所写的同名的书。
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我执」啊。
包含了深深的「执着」,但是却是由这个独一无二的「我」所产生,隐含着这个一瞬间就会在历史的河流里失去踪迹的「我」的全部特点……甚至会比教养的儿女更相似,就像是从自己心里衍生或剥离出的,真正独一无二的另一个自己。
以前,我将这种「执」当作「难以言喻的瘾」。
但从今天开始,我会认真地将它归为原本该有的重要的位置。
虽然在佛理中,这其实不是什么值得坚持的东西……不过人生在世,大概没有谁敢说自己真的可以将这种执念排除掉吧。
所以我只好豁达地接受它的存在啦。这样「好像有点不太好」,但却鲜明无比的存在感,其实我还满喜欢的就是了。
至于「执」其他的意义,我会很认真,很认真地期待它们的发生。
文艺点说,人生是场最绮丽的旅行。
认真点说的话,人间事,皆是修行呢。
多期待,一直努力跑的话,会走到多美丽的地方去呢。
这个,大概就是我此生都不会改变的「执」吧。

不如来个新开始


2013,终究还是来了。
走过莫名其妙一大堆人战战兢兢盯了很久的12月21日,玛雅人热热闹闹庆祝了新纪元……大概,全人类也可以消停几天,不用再考虑世界末日的话题了吧?
然后,好好地考虑要给自己一个怎样的新计划。
读一本新的书,看一部新的电影,发掘一个新的爱好,学习一样新的才艺……喜欢一个新的人。
之类的。
很多人都跟我说,广东那个最冷最冷也就3,4度的冬天根本就不冷……可是有时候,我们也一样可以感觉到凛冽寒风飒飒的冷意。
在这样的风里,会有种很奇怪的状态。
既是清醒的,冷静的,又是模糊的,暧昧的。
既如梦似幻,又点滴在心头。
这个的心情里,就很容易产生一些热得要死只想赶紧凉快起来的夏天完全不可能产生的想法。
即使是现在的自己,甚至是努力完这辈子的自己,也完全没办法完成的想法……也会天马行空般地出现在脑子里。
明确,又清晰。像一个绮丽的梦境……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甚至很想认认真真地像写论文那样,写一整个仔细的计划书。
虽然有点不务正业,但最为2013年,第一件想要认真做的事情……大概,也是个不错的开始吧。
我这种任性的人,可从来没有在管其他人怎么看待我的想法啊哈哈哈。
所以就算开BLOG三年多只换了一次模板和版头……也不妨碍我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啊~!
蕾蕾你就原谅我吧_(:з」∠)_

深夜食堂

将洋葱切碎,用黄油炒软,再加猪肉,胡萝卜,土豆还有蒟蒻,倒进去满满的水,然后加入味噌炖煮到软烂。
这样的炖菜……坦白说我真的没有觉得会很好吃。可是呢……看着小林薰没什么表情的脸认真地煮着这个东西,白色的烟气从锅子里冒出来……
忽然就觉得这样暖乎乎的感觉好棒。
从小就怕热,恨不得一天到晚泡在冷气里的人,好像20岁一过就忽然变成了大人的体质。总括而言……就是更敏感地感觉到了世界的样子。
夏天潮湿的热风,冬天干冷的空气,南国短暂的秋季里沉默的落叶,春夜某个夜晚轻轻落在嫩叶上温柔的雨水。
围巾蹭在脸上软绵绵,刚泡好茶的马克杯捧在手里热烘烘,洗完澡身上会有淡淡的沐浴乳香味,燥热的傍晚听到楼下邻居小姐遛狗的声音。
路过一家蛋糕店闻到刚出炉苹果派的焦香,传统的芝麻糊里藏着绵绵的红豆,啤酒白色的泡沫像雪一样从杯子上漫出来,大块的叉烧摆在热腾腾白饭上面,甘美的油脂闪闪发亮。
冷的更刺骨,热的更炙人,硬的坚如铁石,软的绵绵在心。
尤其那些甜酸苦辣,都下意识觉得份外动人了。
心态变成这样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了《深夜食堂》。
将蛋液打发,烧热的锅子快速而轻柔地将半熟的煎蛋推过去卷成玉子卷,放进盘子里轻轻一夹,浓稠的浆汁又滑又嫩。
鸡腿肉按日式调味的习惯腌好,拍上薄薄的面粉丢去炸熟,咬下去喀嚓喀嚓喀嚓地响,肉汁在烫热的炸衣下汹涌而出。
威士忌里加入苏打水,再放进大块的碎冰,喜欢柠檬的香气吗?加一片也可以。大人的味道又烈又涩,甚幸还有苏打水温柔的中和。
食物在画面里,有着令人炫目的光彩。
一个个不一样的人,以完全不一样的心情享用着这样的食物。
其实……说到底,并不难自己做出比这些更精致美味的菜肴。也并不对那其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故事感同身受甚或心驰神往。
所以,到底在喜欢着这里面的什么呢?
不是食物,不是故事。
大概……是那份深夜里静静与食物相处的平静与温柔吧。
无论风是冷的还是暖的,无论抬头看到的是星河灿烂还是霓虹闪耀,无论是在人群之中……还是独自一人。
在安静的夜里,坐在心爱的食物面前,用心享受着食物中沉默的温柔。
嗯,大概就是出于这样的心情,之前跟基友大晚上在闹市区中莫名转到一间寂静巷道里的小小居酒屋,才会惊喜到即使一年之后,依然因为没能进去而遗憾莫名,念念难忘。
虽然一直有朋友或认真或玩笑地跟我说,我本人就很适合开一家这样的店。
好吧其实也不错……
我可以每天炖一份红烧肉,加最好的黄酒和冰糖,我喜欢的客人来的时候,就装上一大碗白饭,上面切上厚厚的几大片,然后跟蔬菜和啤酒一起推到他们的前面。
也可以在冷冷的冬天,从早上开始煮一锅羊肉汤,里面有红枣、山芪、北芪、党参、桂圆、枸杞、生姜……一大群笨蛋喝到茫了,离开前一人喝一碗,就不用怕回家的时候着凉。
简单清淡的炖菜也好,儿童口味的炸虾炒饭也好,意大利面或简单的白汁煎鲑鱼,各种做法的新鲜海产,品种不算太多的家常煲汤……
认真地算一算,其实能做的还真不少。
不过我这样懒惰的家伙啊……
果然还是更想要在安静的夜里……去一趟这样的食堂啊。

沉睡之月

睡觉前跑去看了一下年初开的LOFTER,结果发现最后一次更新已经是4月3日……好吧其实今年以来,那种一个人悠闲做菜然后拍下来,吃饱喝足外带洗完碗再把家务搭理清楚,最后洗个热水澡全身放松了才坐到本子前面敲几个字的逍遥日子感觉上已经离我很远很远了。
毕业以后……不,在毕业之前,回到家以后,当然也有很多机会做饭什么的,但是在家里跟家人在一起,生活的节奏就会理所当然地被家人所拉扯得支离破碎。
其实我依然被保护在舒适安逸的环境里,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风吹雨打。
但也许正是这种安逸得像温热的洗澡水一样的环境……让我像睡着了以后,合上了双眼,掩住了耳朵,一天一天,迟钝得甚至难以发现,自己对这个山居以外的世界,越来越缺乏的原本蓬勃的好奇心与热情。
太多琐碎的事情堆在手边,只要一抬头一转身就有各种各样的小事需要做……有时候忙得焦头烂额手忙脚乱,有时候停下来了累得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一下,有时候真的闲下来了……却茫然地软趴趴地坐在电脑前面放着些自己都没在看的电视剧或节目……
最近两个月买回来的书,一本都没开始看。BLOG啦LOFTER啦微博啦……不要说写了,连页面都不太打开来刷了。世界上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似乎也因为离得太遥远而失去了震撼感。
偶尔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听到爸爸在看电视,新闻里说着这样那样的人或事,也失去了以往让我皱眉的实感。
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像是水里倒影的月亮。
可是……其实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任何事都不再关注、只被身边琐碎的事情缠绕、真正在意想要努力的事却被忘在脑后……人生,完全没有进展。
像是,彻底地睡着了一样。被困在让自己眼花缭乱的梦境里,手脚却软绵绵地没有一点力量。
这样的感觉,当我醒悟的时候,已经持续了足足大半年。
即使从6月底的答辩算,到现在也已经有5个多月了。
如果是一位怀孕的女性,她的宝宝在肚子里,也已经心跳平稳地发展出了小婴儿的形态。
所以毫无疑问的,我决定为此作一些努力。
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我呢,完全不知道。
但是非常确定的是,无论这个「沉睡之月」的状态听起来有多美……我也一点都不想要沉浸在里面。
所以……就让自己督促着自己,在没有任何人在意或知道的这一刻,默默地努力起来好啦。
嗯,睡觉~

山中

[对不起又是它……]



中秋前,蕾蕾忍不住一再敲我,提醒我个神经粗的家伙一个不小心又断更一季了。
其实我并没有停下写字,更不像有些朋友曾经误会的那样沉迷在游戏里,连工作生活都不顾。虽然一直没有更新BLOG,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热衷于微博的140字可以变幻的趣味……但后台里,还是累积下了一个个没写完的题目,文件夹里在大学搁置了几年的小说也重新整理了架构,添置了新的内容。
我……其实不是写字那么快的人。或者说……为人、处世、做事、待人,也一样越来越慢。
说「越来越慢」,是因为我天生并不是个慢吞吞的人。
小时候有点小聪明,只会听话,成绩也不错,被家人老师疼爱着,于是越发不用动脑子。凡事横冲直撞,自以为聪明……懵懵懂懂中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搞砸了多少事,撞倒过几座南墙,摔倒过多少次惨的。可是这个迟钝的笨脑筋也只是委屈一下,蠢蠢地就继续冲下去,并不会考虑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浑浑噩噩地一日又一日。
到了中考,摔了一跤很惨很惨的,却也恰恰借着这一摔,走出了曾经狭隘的圈子,抬起了曾经只会低头看着地上眼睛,站在新的地方,开始尝试看清这个自己和家人以外的世界。
其实回忆一下,一切的转变可能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那一天我去高中报到。报到的教室在2楼还是3楼呢?我只记得窗子上还有不锈钢的栏杆。那天我去的很早。这个学校很陌生,我几乎没有认识的人。8月最后一日的广东还是很热,我买了一瓶500ML的可乐一个人到了教室里。我是第几个来的呢?反正人很少。我一身汗,找了张窗边的桌子放下可乐。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智慧型手机和APP,我只好发呆。
风从外面吹进来,非常非常凉爽。
我看着楼下还没几个人的小广场,忽然想,从今天开始吧。
开始些什么呢?其实我并不知道。
可是从那一瞬间,就像梦醒了一样。我的眼睛蒙着的雾气散了,低着的头抬起来了,耳朵不再将周围的事屏蔽在外……好吧,其实我是在发着呆也不一定。可是,那一天,我发着呆作了自我介绍,可是却前所未有地落落大方,淡定自若。
那一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不需要低着头,不需要畏畏缩缩,不需要把自己收在角落里,不需要将所有人都当成看自己笑话还要占自己便宜的人。
我第一次知道,如果我想说什么话……
只要我用心地说,就会有人听得见。
一瞬间电光火石……我发着呆,并不清楚自己正经历着多么珍贵的蜕变。
后来,我就成为所在所有圈子里,有名会说话会演讲的人。
就算完全不懂的题材,只要准备几天,几十人的班上也好,几百人的大课室也好,8分钟简单概述也好,半小时洋洋洒洒也好。从那一天起,我所有站在讲台上说的话,都会换来不敷衍的掌声和最好的成绩。
我渐渐学会平静地处理事情,淡定地谈论自己的想法,分析自己的观点,坚持自己的原则。时光飞一样的度过,我每一天都能感觉到自己飞奔一样地进步着。
天知道我有多珍惜这迟来的成长。多希望能一夜之间长成潇洒帅气的大人。
可是……当时光在无人停下脚步去细看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溜走,曾经莫名地以为会一直一直存在的人忽然永远地离开。
我其实……不太知道可以用什么方式,稍微减少一点心中刻骨的悔意。
即使一次一次告诉自己,连她的份也一起努力,连她的份也一起坚强,连她的份也一起幸福。
一样无法阻止每次想起她的时候无法忍耐的泪水。
我无法阻止自己一再地谴责自己,为什么不慢一点,为什么不再慢一点,为什么要跑那快,为什么不停下来多看她一眼,多听她说一句话?
跑的那样快,冲的那样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变成潇洒帅气、不用再被管束训斥、不必再受委屈、可以自由自在生活的「大人」吗?
可是事实上,并没有那种「大人」。
而我却依然在狂奔里,失落了她的身影。
直到停下来,一再仔细地打量,才发现不止是她,外公、父母,身上一样在岁月的风霜里,留下了无比明确的印记。
我们还要失去几次才能学会珍惜,学会不要再错过呢?
我只要那一次就好了。够了,够了。
只要一想到如果再有任何人发生任何事而我却只能远远在异乡不明里就,无法做任何事情……我就觉得头痛欲裂。
于是,兜兜转转,最后毅然转过身来,回到最初的地方。
多么巧,现在的家,现在的这个房间,恰恰是初中毕业那年搬进来的。
8年之前,我搬进来的第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坐在现在的这个窗边,仅仅5分钟就厌倦了窗外森林公园的一片草木之色。而接下来的8年之中,怕晒又觉得外面没什么好看的话,几乎没有拉开过窗帘,更没有耐着性子去看窗外的景色。
现在,我很喜欢拉开一点帘子,让阳光撒在我的桌面和键盘上,而眼睛只要向左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一片不太野的林子。
而我终于可以发现并且欣赏这片林子低调而沉静的美感,感受四时的山风,如何轻拂着那些沉默的枝叶。松树、竹子、黄杨、尤加利树……我永远也数不清有多少种。地上遍地都是捻子花、小野菊、牵牛花,还有各种野草灌木,星星点点,即使在深夜里也能看到露水映出的点点月光。落雨积水成的小水潭里,恶名昭彰的水浮莲开着高雅妩媚的淡紫色大花。而它们一点都不寂寞。蛙鸣虫噪,山风簌簌。若睡得浅些,早上还会被鸟儿喧闹的鸣叫吵醒。
所有这些安静而热烈的美态,都在离我不到50米的地方,日复一日地展示着,仿佛HP里面那些会走会动的魔法画,既是轮回反复变动着的,又是永恒凝滞的。
只有看着它们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那种生命最平静坚韧的喜乐。
虽然,我基本就只是在发呆而已。
可生命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冲到更远的地方去。20岁的那一年,我这样告诉了自己。
24岁的现在,即使是在家汗流浃背地在厨房里噼里啪啦地做一家人甚至更多的饭菜依然被觉得不务正业,我依然觉得自己的心是踏实的。
踏实到我甚至觉得……即使真的有末日,我也可以拥抱着家人,不带遗憾地合上眼睛。
这样的感觉,也许会被觉得莫名其妙且胸无大志?
可是那又有什么要紧的。
坚持将自己真正珍视的事放在真正的第一位,是多么不容易,而又多需要拼命去努力的事情啊。
所以……请稍微原谅一下我的任性吧,那些我所珍视的人们。
我们总该知道,彼此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