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

数日的喧嚣,从电视新闻到微博信息,各种的信息,从无数个方向,潮水般地向我们涌来。
每次刷开微博,又有无数条新发表的信息出现时,我都情不自禁有种恍惚的感觉。
若仅仅只是被信息所淹没的我们,都为此感到困扰疲倦,那么,真的被忽如其来的冰冷海水,狠狠毁掉家园的人们,又会有着什么样的心情呢?

昨天,在某个读书群里跟不认识的人争辩。
起源,便是另一个不认识的人,拿百度资料出来对比,指责国人只关心日本不关心云南。
……
事实上,我看到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心里忍不住燃起了真切的怒火。
当别的,与我们生存在同一片天空,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被同样的微风所吹拂,会跟我们一样微笑流泪的那些人,在所有人都无力对抗的巨大灾难面前,遭受着任何人都理应理解的危险与悲痛之时……竟有人,在冷冷地检视、对比着身边人可能仅仅出于习惯、巧合或别的种种原因所作出的行为,争取任何一个机会,借此满足自己的道德高尚感。
“云南那边才需要关心呢!”
“我们国家的问题还多着呢!”
“日本的话怎么样都无所谓啊!”
……
所有这样看似理直气壮的理由,我一个也不接受。
对正在遭受灾难之苦的人们关注,为他们的遭遇感到同情,希望自己能够做点事帮上点什么忙,祝福他们尽快得回平静的生活……
这样的举动,并不是恋爱关系,只能一个,对着一个。
关心,同情,祝福,努力想伸出并不具有强大力量的手……对于我而言,这是出于人类最基本的感情的举动。
如果面前有一个人受交通意外,你会先考虑自己的亲人也还在生病而不管眼前的人,冷漠地转身离开吗?
还是说,你会先问问,他是哪里的人,再决定要不要帮助他呢?
我们的国家,与日本有着复杂而纠结的关系。
直到今日,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历史,也完全没有办法忘却那个国家曾经给及我们的残酷伤害。
但是,如果今日的我们,看着他们无辜的民众在自然无情的灾害之中受苦,连基本的同情都无法付出……那么我们的心,跟那些几十年前,用铁蹄践踏我们国土,残害我们同胞的侵略士兵,又有什么分别呢?
此刻,我们关注着云南的灾情,关注着本朝的动向,同时,也可以关注着海的彼方,那个与我们那么相似的国度里,还在努力对抗灾难所带来的伤害的人们。
我没有看到左翼或是右翼,没有看到日本人对中国华侨或者留学生有任何排挤与不平等对待,没有看到一群野兽一样只为自己私利而践踏其他无辜之人的无耻之徒。
我只看到,那些脆弱的民众,努力地依照他们所熟悉的处事方式,信任着自己的国家,信任着与自己一样脆弱的别的受灾者,信任着,只要按照自己所了解的方式一起努力,就一定能够走出灾难的阴云。
所以,他们刚从摇晃的大厦里奔逃而出,转过头,已经开始为需要的人互相帮助。男人帮助女人,青年扶持着老人,无论小孩子还是病弱者都受到优先的对待,半垄断的以冷漠形象示人的巨大企业开放他们的产品为灾民提供免费的饮料、手机电池与别的东西。千百个不安的受灾者聚集然后离开,修整得井井有条的道路上也不会遗留一片纸屑。纵使蹲坐在窄小阴暗的空间里,忍受着巨大的不安与伤痛,也一直努力地安抚自己与身边仅存的珍贵的亲人……
就连那些国家之前因为无法言说的政治理由而导致今日惨痛后果的危险反应堆,也有无数深知必死也坚定地作好准备,即使年轻鲜活的生命几十分钟内就会飞快消逝也一往无前地冲进需要他们的地方的,勇敢的消防人员在用他们民族,从江户消防员那里继承到的消防员的尊严与精神,用自己的手与生命……守护自己重要的人与事物。

为什么,两年多之前,我们可以为512中无私付出的人们感动落泪,而今日,连对这些勇敢又坚强的人们表达一点关心都会遭到质疑?
我只知道,无论以前,还是现在,那些震慑我的心,让我灵魂也为之撼动的,不是国家与国家的比较,而是同样的困境里,同为人类的那些人身上,所闪现的珍贵的品质与光芒。
我只知道,我一直一直深深相信着世界会变得更好的理由,就在于这夺目的光辉之中。
在生命的价值面前,难道有什么理由,是足以让人类,连最基本的感情都忘却的吗?
中国人也好,日本人也好……
逝者,请安息。
人类,请加油。

爱的名字

一直以来,我的身边有着许许多多的人。
友人、同窗、亲戚。友人的同窗、同窗的亲戚、亲戚的友人。等等。
有些人很简单,有些人活得比较复杂。有些人很开朗,有些人则比较安静。有些人享受恋爱,有些人更加向往自由。
有些人过得很平淡,有些人则过得很精彩。
大概是因为具有敏感的心与眼睛……有时候只是单纯看着身边那些各各不同的人,就会觉得自己像过了很多次不一样的人生。
最近的一次,是因为一位身边的女孩子。

我将她称为A小姐。
A小姐同为大三学子,正是青春欲滴。皮肤紧绷,肌体柔软,卷卷的头发,笑容亲切甜美——大概,就是杂志款的典型可爱少女。天真又带点性感,有点小任性,有点小迷糊,对于男孩子而言,也许更添情趣。
当然,A小姐并非单身。男友Z先生也是样样都拿得出手,开朗中带点孩子气,配合外形,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好感。
这样的一对恋人,在我的观念中,根本就是爱情小说里的情节。
然而,这样的恋人,在恋爱中也常常表现出教我疑惑的举动。
每次两人吵架,A小姐委屈地低下头的时候,我便难以抑制地生出许多疑问。
她说,他不爱我了,他嫌弃我大小姐脾气。
我想,那么,他爱你什么呢?
那天真可爱的是她,那迷糊任性的也是她。敏感的她,不安的她,想念你的她,在乎你的她,会为你一句话而流泪的她,会为你另一句话而甜美笑一整晚的她……这个她,难道是可以划分为你想要,或不想要的两部分的吗?
许冠文说,婚姻是套餐,好的不好的都要吃掉。恋爱也是一样,你爱的,不爱的,唯独只有那个她……你嫌弃她这样那样,那么你爱的是什么?
或许,只是你心中所想,完美恋爱中那个不存在的人?
不过似乎无所谓。
后来,他们又和好了。
两人的恋情,就在这吵架-伤心-和好-甜蜜-吵架的模式中不断前进。
一切似乎并未改变。
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两人似乎在越走,越远。
Z先生,在跌跌撞撞地向他所未知的道路前进着,焦虑又不安。
我不知道A小姐能够理解这种心情到多少个百分点。因为那本来就不应该是她思考的问题。
她喜欢着Z先生,又被别的人所喜欢着。
她为Z先生感到甜蜜,也无法避免地因为其他追求者的暧昧示好而感到开心。
她的身边因为Z先生的缺席而寂寞空虚,所以当其他人释放出强烈的热力时,我不知道她是否也有一点迷茫。
“我喜欢他吗?还是,其实我没有那么喜欢他?”
当两人吵架,意见与观念冲突,她也会委屈地想,“看吧,他并不爱我,并不珍惜我,连XX都不及。”
这个时候,Z先生正懵然不知,为他自己也并不十分明确的压力而焦躁不已。
两个人的心,在那一刻,也许离得很远很远。哪怕他们和好之后,远隔千里也仿佛能够听闻彼此的心跳。

对于这件事,女孩子们恐怕多半会心有戚戚然地指责Z先生,看吧,你不关心你的女友,令她伤心,即使她喜欢上别人,也是他活该呢!
而男孩子,可能则有不少人对A小姐十分愤慨,是恋人的话,真爱彼此的话,为什么不在这重要时刻安静地为他付出,支持他,陪伴他,而放任自己的心默默地离开他?
我从来不知道,哪一种说法是对的,或者说,哪一种说法是错的。
因为我从来未能搞清楚,那名为“爱”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爱是苦涩?是惶惑?是悲伤?是迷失?是绝望?是不可告人的伤?
爱是甜蜜?是坚定?是欢乐?是温柔?是期待?是心有灵犀的光?

用一瞬间爱上他,还是用一辈子爱上他;站在他的身后被他守护,还是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并肩作战;因为喜欢他的什么事而喜欢他,还是因为喜欢他而喜欢他的一切事……有什么高贵与卑贱之分吗?
若有一个人,令你心驰神往,浑身震颤,鼓起全部勇气,也难以伸出指尖触摸他圣洁的肌肤……那是不是,就是爱的含义?
若有一个人,常常待在你的身边,与你说话,对你微笑,对你讲很多很烦的道理与叮嘱,很凶地禁止你做一些不好的事,又陪你去做另一些任性的事,他在身边,你难免觉得他烦人,他转身离开,你心里空了一块……那又是不是,爱的表现?

我常常难以分辨,在我们这时代里,究竟哪种行为,才是爱的真正形态。
有些人平凡一生,读书,毕业,工作,与同学、同事或别人介绍的对象恋爱结婚,平淡如水,但相濡以沫。真正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有些人精彩一生,读书,毕业,工作,一切时光自有无穷机会,每个擦身而过的人眼中都可以反射出自己明亮的光芒,与一个又一个人尝试,一次又一次失望而后再尝试,每一段感情都激烈得值得载入自己的史册,到老时完全可以用自传模式写一系列爱情小说,但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找到一个能够令他停步驻足,不再离开的人。人未老,心早衰,百般沧桑。
哪一种比较好?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只不过真正的答案,似乎只有当遇到对或不对的人之后,才会神谕一般刻进你的灵魂。
你爱他吗?还是不爱?只有你不再爱他以后,才会知晓。
那些都市中喧嚣而简陋的恋爱关系,因为寂寞,因为空虚,因为无聊,因为别人都在恋爱……而可有可无地去选择一个人恋爱的人,也许真的要等到上帝看不过眼,叫那光屁股的丘比特往他额头上狠狠射一箭,直叫他痛到入心入肺,连灵魂都裂开,才能够感觉到恋爱的实感吧。
日日抱怨着伴侣种种不足,渴求着更“正”更“出色”的对象的人;即使真的投入感情,但每次吵架以后只是不断责怪对方不理解自己的人;被恋人因为种种原因抛弃,但永远只责怪对方无情仿佛自己受尽天下委屈的人……他们爱的,其实只有自己吧。
什么无论男女都害怕受伤,为何偏偏要自己先投降……若你们两人都怕受伤,两人都不肯投降,那为何你要选他,他要选你?
黄子华说,敏感的林妹妹头上挂了个牌子“内有恶犬”,你心知她如此敏感还要去触碰,那才动人。
“恋爱”头上的牌子也写着“内有恶犬”,你怕,为何还要进去?
难道不是因为,你爱着那个人吗?
他好,你爱他;他不好,你皱着眉头苦笑着,还是爱他。
你碰他的手,他微笑,握住你的手,你爱他;你碰他的手,他面无表情,默默收回自己的手,你难过又心酸,还是爱他。
你大声对他说,我爱你,他拥抱你,将头枕在你肩上,你爱他;你大声对他说,我爱你,他冷冷说,那又怎样,转身就走,你心都裂开,还是爱他。
在这种角度上看,爱不仅仅是付出,还有点犯贱。
若真爱他爱到一个地步:一次次将心放到他面前,他珍惜,那自然大团圆结局;但他丢在地下踩上几脚,你还是爱得无法自主,再一次次将心放在他眼前。又痛又酸又苦,都不能叫你放开他,
那犯贱,就变成勇气。
若说爱情是战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也可以行得通吗?
你不行,当然不通。
不通了,再埋怨世界为何没有真爱,仿佛全世界的人你都爱过,每个遗弃你一万次那般沧桑寂寥。
你都从未曾像傻子一样向眼前哪一面红砖墙撞去过,怎么能够说世界上没有9又3/4月台?
我只知道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你怕被推开,都未曾去执谁的手,又怎能指望谁自发在你身边坐下来,永远不离不弃?
若爱有名字,不是甜,不是痛,是你思念他,就爬两座山,过三条河,行五里路,去牵他的手。

人间花草太匆匆

今日,见人化了一句诗:恰似春雨楼头尺八箫,不必再问樱花第几桥。
惊艳万分,遂细细寻觅。最后,寻到了一代妙人苏曼殊身上。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日本尺八与洞箫少异,其曲名有《春雨》者,殊凄惘。日僧有专吹尺八行乞者。”苏曼殊为自己,这样注了一句。
这个人生于1884,死在1918年。一生不过短短三十五哉。
偏偏工诗善画,通晓数国语言,后人评归一句“情僧、诗僧、画僧、革命僧”,赞他“集才、情、胆识于一身”。他自己,却只为自己写下八个字:“一切有情,都无挂碍”。
可是,当真再无挂碍?
曼殊诗作甚多,最美,便是上头一首七绝。郎朗读来,仿佛望见雨后苔痕碧透,落樱缤纷,又闻风中呜咽作声,仿佛洞箫之音,瑟瑟行于林间,漫天翠色,瞻前回首,却觉得世间好似只遗下自己一人。问句家山何在?只知凄清满身。
又见他写《久欲南归罗浮不果,因望不二山有感, 聊书》

寒禽衰草伴愁颜,驻马垂杨望雪山。
远远孤飞天际鹤,云峰珠海几时还?

注道:久欲南归罗浮不果,因望不二山有感, 聊书所怀,寄二兄广州,兼呈晦闻、哲夫、秋枚三公沪上。
再翻几篇,更见“相怜病骨轻于蝶,梦入罗浮万里云”。
曼殊本生粤地,却久寄东瀛,数十年间,难得归乡。见他落笔孤清,百般牵挂,不禁又想,那云峰珠海便就在我眼前……于他,却是千百年再难一见。
我只读诗,已是万般滋味在心头。
以笔法论,若说本朝太祖可比近代的李太白,曼殊便当得还魂的柳三变,再世的晏小山。
可最动人处,不是笔下描红画翠,烟江晕月,却是天生一枚多情种,一字一句,敲得人心震颤。
便是这等人物,某年乘车,与车中隔座一女郎漫谈,闻女郎言说其妹氏“怀仁仗义,年仅十三,摩托车遇风而殁”。曼殊遂“怜而慰之”,作了这一首《偶成》“以示湘痕”。

人间花草太匆匆,春未残时花已空。
自是神仙沦小谪,不必惆怅忆芳容。

人间花草太匆匆。曼殊如何不是?一语便成谶。
从此山河日月,烟波江潮,世间再无苏曼殊。何其寂寥。
年三十五,曼殊病逝上海。不知他临去之前,可有见着那梦魂之中,云峰珠海,罗浮绝境?

小视角

一·一笼汤包的态度


去年被拉着硬去了一次上海世博。
印象最深的不是别的,而是一笼小笼汤包。
迷恋汤包又没空到城中老店,只好在园区大转特转,寻觅那一家号称正宗的“南翔小笼馒头店”。
前前后后兜兜转转,最后寻到了,只一家简陋如早餐店的快餐型楼铺,30元一笼8只的汤包被放在残旧潮湿让人质疑卫生的竹笼里,咬一口,厚硬的皮,寡淡的馅,索然无味过广州随便哪家的酒楼早茶里的山寨小笼。
我忍不住想,若是个该活动的宣传对象(简称外国友人)兼个一知半解的汉学迷,山长水远来此,吃到一口这样的汤包,眼前千百亿金钱所堆砌起来的升平盛世,会不会瞬间在心中坍塌?
在离开上海的前一日,在酒店楼下的饭店吃午饭,反吃到一笼真正精致的汤包,柔韧薄皮,鲜软内馅,流汤甚郁。
原来,不难做到那样好,只是这底下的细致功夫,有些人不知道要去注意。


二·自出自入的自由


大学数年,前日读马家辉某作,看此君轻描一句洋人学堂中种种散漫之状,忽然惊觉,本朝大学向彼岸“学习”多年,至今敢说与彼方最为相似的,可能就只有这课堂上趴坐、乱涂、开可乐、抱篮球、一声不吭自出自入的,自由。
将“自由”这个词用在这里,也许会被彼方之人耻笑吧?但于我们这许多从高中困过来的学子而言,这点可怜的“自由”,已是足以让这几年大学时光铭记一生也说不定。
就如梁文道所言,当我们没有其他自由,仅仅消费的自由,就已经让我们将它珍重为自由的一切。
难怪HK名店间间被内地同胞买至爆满了。



三·看朝鲜解中史


今日听来让人觉得多余虚伪,被一遍一遍重复到让人觉得可笑的标语口号,也许是旧日向今日努力前行,艰难而沉重到至今回响的脚步声。
那贫穷而倔强的国度,与我们的先辈何其相像。若有一天他们的土地上,也能响起我们今日所不齿的官面话语,那话语是否会如雷声一样,狠狠地响彻几代人原本麻木的生命,改变他们的命运呢?而已经被改变的我们,在对那些句子厌烦的同时,是不是又该想象一下,曾经的一些人们,用了多大的努力,才将那一句轻飘飘的话化成巨大的力量,狠狠地改变我们原本与他们一样的命途?
否定一些错误的、糟糕的事情的时候,我觉得,那不代表事情里面就不会有应该让人尊重的人与事情。

色鬼的品格

一到秋冬,对毛呢、丝绒的爱就直线上涨,看着满大街的小短裙雪地靴脑子都快腻爆掉了……
女士们,你们了解自己的魅力在于何处吗?
不是为了赢得男士们垂涎目光而在簌簌寒风里露出的两截美腿,腿上又为了保暖跟遮瑕加上的廉价丝袜,更不是什么杂志款明星款实际是淘宝款的所谓流行衣饰……
而是作为女性最本质的,与男性截然相反与对立的,上天所赐予的女人的特质。
比起普遍紧实、瘦削的男性身体,女性的身体简直柔软得像一团云。
项颈与手臂的柔美曲线,腰肢摆动的细微幅度,胸部随呼吸的起伏,锁骨在领口边露出的一抹矜持的性感……一切的一切,隐藏在华美的衣物之下,女性的知觉与灵魂。
如果连作为女性本身,都不曾察觉这些,那么那精致装扮下的躯壳,与一团白腻腻的软肉有什么区别呢?
节食塑身、处理头发、购置衣物、描睫画唇、读书养气……女人一辈子要作的功课那么多,但若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作这些而随着其他人的脚步胡乱去做,恐怕一生一世也无法达到做这些事原本的目的与境界。
你要美丽吗?那就要先拥有婀娜的身段、细腻的肌肤。你的容颜不够出色吗?那就要学会彩妆的魔术,培养超华的气度。
等拥有了全部的这些,方才算是一个极致的女人。
等等!
“我什么时候说要成为一个极致的女人?”
问出这样的话的人,可有低头打量过自己?
吃饭的时候忽然醒觉某道菜吃了会肥1KG而僵持不确定要不要继续吃的时候,冲进一家店里火眼金睛地在无数排衣物中选择出一件又一件放在自己身上比较烦恼哪件更适合自己的时候,看着别的女生精致的妆容心中生出无声的艳羡与向往的时候,拼命地提高自己的级别想成为更出色的人的时候……难道,不是为了更靠近理想中的,更出色的女性标准一步吗?
我们这个年代的女人一共只有三种。
一种是不知道自己想成为好女人的女人,一种是觉得女人没什么好想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男人的女人,还有一种是想成为好女人的女人。
前两种女性我不作评价,但若我是男人,一生便只愿拜于真正女性裙下。
纵使被指责好色贪花,我也愿终生左拥右抱,以那蜜语甜言倜傥风流,作一个纯粹的男人,去品赏那女性种种极致的美态。
用赞叹的目光,看着她们掖着飘飘的长裙,踩着高高的鞋子,撩起发丝,弯起红唇,从容又平静、自信又谦恭地走在自己人生的旅途上。
以此,全我色鬼之品格。





歌名: 裙下之臣
演唱: 陳奕迅
附註:
作曲: Alex San
編曲: Alex San
填詞: 黃偉文

抬頭望 長裙下的風
連幻想 的質感 都一樣柔潤
無論雪紡或絲絨
同樣誘發過我 那一秒悸動

從未敢 每個亦吻
卻對每一個 的慾望 無憾
熱血在騰
大概每個人 不只喜歡一個女人

讓那 飄呀飄呀的裙
挑惹起戰爭 賜予世界更豐富愛恨
讓那 擺呀擺呀的裙
臣服百萬人 對你我崇拜得太過份
為那 轉呀轉呀的裙
死 我都慶幸
為每個婀娜的化身 每襲裙
窮一生 作侍臣

橫蠻善變柔弱天真
全是她 不可解 的魔術成份
純白淡色或繽紛
裙下永遠有個 秘辛要探問

其實想 每個亦吻
理智制止我 衝動地行近
熱血在騰
問哪裡有人 一生只得一個女人

讓那 飄呀飄呀的裙
挑惹起戰爭 賜予世界更豐富愛恨
讓那 擺呀擺呀的裙
臣服百萬人 對你我崇拜得太過份
為那 轉呀轉呀的裙
死 我都慶幸
為每個婀娜的化身 每襲裙
窮一生 作侍臣

我要讚美上帝
活著就是無樂趣 也勝在有女人
今生准許我 裙下盡責任
忙於心軟 與被迷魂
流連淑女群 烈女群 為每人動幾秒心

讓那 飄呀飄呀的裙
可愛的女人 賜予你我刺激與震撼
讓那 擺呀擺呀的裙
凡士氣下沉 賜我理由再披甲上陣
為那 轉呀轉呀的裙
死 我都慶幸
為每個婀娜的化身 每襲裙
窮一生 作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