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日初升,则曰大明

《大明宫》的高清版下载终于在各大下载论坛出现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看完了最后一集。
我是个很懦弱的家伙。我爱历史,尤其爱盛世,而最怕见到日暮西山,国祚衰亡。
而大明宫与唐朝的衰亡,也许是我最怕,最不想面对的部分。想也知道,爱的人死掉,一定比炮灰死掉更让人觉得惨烈。
可是,为什么我那么爱唐朝呢?
为什么中国人对唐朝,有着那么深的执念与憧憬呢?
不是没有人知道,秦汉强悍,弓手骑兵所向无敌。
不是没有人知道,隋朝富庶,仓廪丰实遗泽后人。
不是没有人知道,宋明远视,扬帆四海科技高超。
可是,唯独唐朝,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我不想知道他的领土是不是远远无法与汉元相比,不想知道他的商业依旧有市坊为界,不想知道他其实是不是得了隋朝的遗产而得到发展,不想知道李家是不是有胡人的血统,不想知道他们的宫廷婚姻混乱不堪,不想知道他的百姓是不是也在缴不轻的税,不想知道他这里那里比不上别朝。
我只知道,我们五千年的历史里,只有这个时代,彻底沐浴在耀眼的阳光里,自信而刚健地接纳着世界,让四海也为之服膺。
后世的人,永远无法想象那座伟大的都市该有如何壮观。
市坊寺观,酒肆胡姬,曲江池畔的垂杨柳,惊叹不已的赤髯商,还有千年历史也无法掩盖其光芒的大明宫……大片的飞檐,高耸的玉台,地上铺着刻荷花的砖板,屋脊立着描金的鸱顶。太液含凉,宫阙通透,可见波光潋滟。梨园胜雪,伎人无数,时时奏乐起舞。门下中书分列左右,含元殿云雾缭绕,若在霄汉。麟德殿上,金銮殿外,披丝帛的宫人簪花画钿,言笑晏晏;着绸衣的大臣挥洒自然,指点江山。
三四月的春日,谷雨刚过,寒食未至,正是柳絮纷飞,牡丹初绽。少年少女们不分贵贱,俱邀朋结友出城踏青。长安城外,一片绢纱艳色,脂粉幽香。
长安月下,坊门关闭,两市酒肆却未停歇。龟兹的乐伎,波斯的胡姬,胡旋舞像花一样展开姑娘们的裙子,夜光杯斟满了红色的葡萄酒,画满花纹的琵琶乐声美妙,西域的乳香与龙涎惹得人们熏然迷惑,诗人和商人在一起,谁也不在乎谁更高贵。
谁也不在乎谁更高贵。
谁也见不到唐朝的长安,见不到佳节丽日的冠盖遍野,丽人如云,也见不到漫天柳絮,惹得满城喷嚏。
人们爱唐朝,也许不会略过想象中的美景,却更爱唐朝开阔的胸襟。
中国历代,皆是以一族为贵,异族为卑。唯有唐朝,除了朝堂上的礼仪,民间胡人皆视为唐朝子民。日本新罗,波斯大食,朝贺于我,则为子侄。
后人往往认为科举害人,殊不知唐朝兴起的科举,为这个奇妙的帝国,带来过怎样出色的臣子。有唐一代,才真正让人知道何为“出将入相”。
也许秦汉谋士有大智慧,宋明明臣有好风骨,可唯独唐朝的官员,将头抬着读书,将脊背直着骑射,既爱吟诗作赋,又爱击鞠驰马。
他们也许不像张良孔明文天祥张居正般名留青史,却是那个时代最牢固的基石。他们不高傲,不谦卑,以一个唐朝官员的身份,做好每一件他们应该做的事。
那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啊。
可是他们做得那样好。
以至于我每次翻阅唐朝的史料,总觉得书页间闪烁着金色干爽,灿烂却不刺眼的阳光,有些穿着圆领袍子或翻领胡服的人在阳光里打着马球,喝着美酒,写着诗赋,论着国政,有时会悄悄回头对人俏皮地眨眨眼,然后忽而又单纯爽朗地咧开嘴大笑起来,连头上的幞头胡帽都被颠得歪在了一边。
他们严谨而正直,却不失灵活与变通。这些笑起来有些二的家伙的胸襟气概,养出了唐朝那恢弘的气度。
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在那天上的宫殿里行走,见识什么叫作“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而他们的努力,保障了民众的自由。
自由!
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心动的词。
我敢说,这是中国历史上,出现过最接近这个词本意的时代。
没有外患欺辱,没有官僚压迫,没有疯狂的礼教束缚,没有过度的道德界限。
女性可以穿着无领的纱裙或是男人的衣衫策马飞奔,甚至女性还有权利提出离婚,可以再嫁。她们从不要求男女平等,也不要求绅士风度。
她们却可以平和地看待自己,用与时代一样宽广自信的心,去对待她们的生活。
有谁看过日本收藏的唐朝三彩女俑吗?那流丽的裙装何其潇洒,圆润的脸庞上带着闲适的笑,不卑也不亢,比后世的菩萨像,也没有什么会比输的。
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拥有那样的胸襟与神态呢?
后来,蕾蕾跟我讨论过唐玄宗,我跟蕾蕾说,李隆基大概是中年以后不知怎么搞的被弄死了再被个混账金手指穿越上了身,一手捉杨玉环,一手放安禄山,真是两手都很硬。
好吧,也许做皇帝做到他那份上的强人才会有境界理解到,一切都是短暂的,只有爱情与艺术永恒。(可恶!这话讲得让我无法反驳……
但这个对话起码能说明,无论是我还是蕾蕾,都对唐朝莫名其妙的衰败感到莫名其妙。
明明……应该一直一直美好下去的。
不过,至少有一件事,让我在难过之余,还勉强地笑得出来。
至少大明宫毁掉的时候,唐朝还在。
如日初升,则曰大明。
那样的宫殿,才不应该见证着孕育它的时代,一步步走向衰亡。
它应该一直高兴地看着它身体里面那些出色的人,创造出最绚烂的政治文明,与艺术水准。
它应该一直开心地记住那些醉态十足却才华惊世的诗人,记住那些裙带当风,有勇气抬起头与男人对视的优秀女性。
它应该一直快乐地存在于最绚烂的晨光里,为它的时代而骄傲。
所以,那些想用水泥钢筋琉璃瓦把它重新搭起来的混蛋都给我去死啊!
把它留给爱它的人,永远地留在人的心里,别被迫变成山寨物要好的多了吧混蛋!
T T可即使只有遗址,我还是想去看看它,摸摸它。
喂,要等着我哟,我一定,一定,一定会去赴约的。
约定了哟。

书页里的明月当空

这几天心情诡异,又稍有无聊,于是偷空开始看胡兰成的【山河岁月】。

真是其人如书,文法雍容典雅,字里行间都是真正大家子弟的高贵光明。后人责备他是汉奸,还伤害一代才女张爱玲,可实际上,越离他遥远的人,才越能那样毫无顾忌地去骂。真正去看他的文章,去了解他的生平,反而觉得这是一个奇人。

不去考虑他一生际遇,光是轻嗅他的文字,就洋溢着明媚的阳光气息。

他嘲讽现今的史学家“又书古人惟为农业的需要而发明历日,此皆是他们没有阳光世界的胸襟”,视中国印度巴比伦等族共同先祖生存的时代为理想国度,称为阳光世界。其实隔开几千几万年之后,最具有那个“阳光世界”的胸襟的人,也许就是他自己才对。

他可以无比自然无比诚恳甚至还带有一点享受地写道:“是故数学与其说是理,毋宁说是妙相”;还可以轻轻巧巧无比自然甚至还带一点不屑地评论罗素对0的解释,说罗素的理论“是科学的,而非数学的”;甚至还任性又高傲甚至带有一点赌气地说“连他们(欧美白人)的人亦是高等动物,高等而已,仍旧动物”……

他那么自然而然地站在一个高高在上又不让人有丝毫反感的角度看事物,明明是个文人,却俯视着整个世界,科学,数学,哲学,艺术,历史,宗教……全部全部,都了解着,毫不在乎地记在心里,又混不在意地信手拈来。

写印度人承继了先祖遗风,却用充满美好记忆的欣赏语气说起“西域壁绘里有一群菩萨在路上走过,那眉目清扬,完全是平人陌路相逢的桃笑李妍”,盛赞其“潇湘”。

他那么温柔地热爱着这个世界,将一切都看在他的阳光世界里,说“人世的诸般妙好,皆是一个生命的演绎,而在劳动中有着人与物的亲情,好比女孩子刺绣,看着绣的花从自己手里一朵朵生出来,有欢喜”。

他那么理所当然地用自己的视线去打量整个世界,将一切事物都用美好的想法去考虑,劳动(居然还特指了我们国家的劳动)是快乐的,充满亲情的,朝代的更替是自然发生而不曾损害我们的,甚至连日本对华的侵略,他都可以理解成【没有损失】……我在想这家伙该不会真的自己就那样相信着吧……难怪被当作汉奸啊= =

好像很久没写BO文……

其实久……到什么程度了呢?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就像打字法,简体繁体,要用哪种,不是方便或不方便,优秀或不优秀,而仅仅是因为你那阵什么心情一样。
31号开学,今天20号。
还有11天,暑假就结束了。
大四是没有暑假的,所以我人生中的倒数第三个暑假,也已经快要结束了。
嗯……说是一种多么失落无奈荒芜苍凉如HP6结尾的霍格沃兹……倒也不至于。
只是好像忽然从熏风阵阵陶然欲睡的春天被拉到满目冰棱子的冬天,脖子一缩就醒了。
好像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给我任性胡闹,躺在床上做梦了。
我所期待的让我是实现理想的道路已经离我很近很近,很快就必须要让我改变一直以来舒缓的脚步,坚定地向前奔跑了。
不是没有喜悦的,但是的确是充满不安的。
这种不安从高三的下半学期开始弥漫,所以一年多以来,做事都是软趴趴的,能躲就绝对不去做。这样的结果很不好,但是我没有后悔这样做。
在人生最后的一段真正意义上的假期里,我给了自己短短人生里难得的任性机会。
很舒服,很轻松。我很喜欢。我不后悔。
我还不到20岁呢,世界这么大,有什么事情,是现在做错了就无法弥补的吗?
没有的吧。
所以这个暑假我很HIGH地在家里趴着,偶尔跟同学出门到K记M记小聚,到广州SHOPPING看电影,不出门就躲在家里对着本本。很局限?怎么会呢。
梁文道说网瘾的时候说了很不错的话,网络就是世界。我们不是透过这个小窗子看世界,而是我们分了半个灵魂放在这个不同形式的世界里。
我干了什么?

【旧文搬运】紫禁城

第一篇BO文,選擇了一個特殊的題目。
【紫禁城】,是想要表達些什麼東西呢?
說起這座宏大的宮城,人們想到的往往是清宮裏言笑晏晏,踩著高高的花盤底的宮女命婦們吧。
可是對於我而言,這座宮城的本身,就是一個漫長而曲折的故事。

如果打開搜索引擎輸入這三個字的話,反而會輕易地出現一大堆與它本身完全無關的東西。
但人們總能夠了解到,這座城的建設者是那位奪走自己侄子帝位的朱元璋的第四個兒子,明朝永樂皇帝朱棣。
沒錯哦,它首先是作為明朝的宮城而誕生的。

它的誕生,蘊含著整個以【明】為名的帝國對全新生活的期待與希冀。
前朝的戰火與新朝鐵血的內耗似乎終於得到一個不錯的結局,一切重新開始。
明朝命婦們穿著端莊的袄裙,在充溢著新生政權氣息的宮廷裏漫步行來。
然而【明】的這一頁,很快就被歷史默默地揭過。湮滅在古舊歷史裏的,有著中國歷史上與【資本主義】還有【科學】最接近的距離;強大的道德體系將皇權壓縮,史上最多的強悍文臣排著隊般地出現;小冰河時期氣候的影響也許太大地超越了我們的想像,但世界最先進的航海技術明明就在他們手上的這個時代,是不是真的被我們所忽略得太久了呢?
其實那個時代有著太多被掩蓋的光輝與機會。只是永遠永遠地,被歷史所淘汰。

【没赶上旧BO的一篇】香港电影之【百年】

昨天剛把拖下來的前天才舉行的28屆香港金像獎頒獎禮看完。

香港電影百年了哎。

說到【百年】的話,到底是該先想到【歸老】還是【好合】呢?

從我很小的時候起,就是看著香港的片子長大的。

那時候看電視,總是很愛TVB的動畫,然後亞視的引進配音古裝劇。

我記得我跟我娘一起看《血疑》、《阿信的故事》,一起哭得眼淚汪汪。

我記得我生日的時候,即使一邊在跟小朋友們吹著蛋糕上的蠟燭,眼角還是盯著講廣東話的何家勁版展護衛。

我記得太多太多港版的動畫歌,到現在也依然相信著無論如何也‘不必放棄’,相信著‘也許豬的身體不優美長鼻短尾,但是別人不可天空裏高飛’。

對於沒有相同經歷的人來說,也許會覺得拿電視跟電影來相提並論完全不可思議吧?

可是對於我們來說,最初的對於香港電影的印象,同樣是來自於家裏那小小一個黑箱子裏的。

我們這一代人,有幸生在國家發展最迅猛的時代。享受著國家成長帶來的無限生機,也被迫地接受著父母家人的忙碌疏離。

自己必須長時間呆在學校裏,父母各自有工作,一天裏一家人唯一在一起的時間,不過就是那飯桌上的說說笑笑,跟飯後攤在沙發上對電視節目的評頭品足。

爸爸總是想看悶死人的新聞(連開場音樂都很難聽!),媽媽的話則常常不聲不響地摸走遙控器轉到瓊瑤劇的頻道,小孩子想看動畫片或包青天?只好撒潑……

嬉笑怒罵著長大,回憶起來,那段‘喝電視湯吸電視汁’的歲月,卻不經意的看過太多經典的香港電影。

我還可以清晰地想起洪金寶圓滾滾的身體在激烈的動作場面裏跳動的景象,也還記得王祖賢在陰森森的倩女幽魂裏驚鴻一瞥的無限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