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觉得,人的生命与思想有着紧密的联系。
如果拥有独立包容的思想,即使生命短暂,也一样具有超越时间的意义。而如果只有无知麻木的思想,即使拥有漫长的生命,也只是用来繁衍生育的肉块。
因此对我而言,比起伤害一个人的身体、从生理上杀害一个人,思想的伤害要更严酷残忍得多。如果这种伤害一直持续,直到让人的思维完全僵化,只会成为强权的应声虫与鹰爪犬马,那实际上就是谋杀。
最高级别的谋杀。

抱持着这样心态的我,看着高考本来并没有这样严格的态度,更多的是为那些高兴得有点太早的考生们担心,还有对他们明丽无惧如烈火般的青春的羡慕。
直到我看到一条又一条荒谬的新闻,看着那些比我年纪都要长得多的所谓「社会人」认真、得意地做着每一件他们觉得理直气壮,其实无比荒谬的事。
我忽然发现,这些事似乎真的有点不对头了。非常不对头了。

我可以理解父母爱孩子,希望为他们做任何对他们好的事,不惜放下他们的工作、面子甚至原则,不惜麻烦许多无辜的人。那些在考场外拉条幅严阵以待甚至拦人拦车拦着店开门的父母,恐怕大部分一辈子都没干过这么像集体出来散步的可疑举动,但为了孩子他们依然坚定地做了一大堆让人难以想象的事。
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居然还有敲锣打鼓几百人集体送孩子进考场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还把这当成一个节在过的人。
这些人……究竟知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知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干什么?
他们在送他们的孩子去考试。然后他们的孩子在考一场并不合理的考试。
这场考试会将这些孩子,彻底与问题巨大的教育制度的捆在一起,成为这个教育制度的一部分。
如果他们一直考不上,他们将会被这个社会所分类到中下层,此后长久的人生里,可能都难以遇上哪怕一次与其他阶层公平竞争以获得合理福利的机会。
如果他们考上了,他们会成为这个教育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尤其是考上名校的人们,不可避免地将会凭借这一场考试的成绩,获得更轻松更有利的竞争机会。
这种利益纠缠几乎是无法斩断的。随便找一份求职报纸,一个文员的工作要求是「大学本科学历」,一个饭店服务生的要求则是「学历不限」,两份工作月薪大概都只有千把块钱,但一个就可以坐在办公室边挨上司骂边上QQ,另一个就要端着各种盘子一整天都在站同时一样要被上司骂。有多少人是可以没大学学历然后硬凭各种办法爬到那些要求大学学历的工作上的?又有多少人是有大学学历能找到同等薪酬或者更高待遇的工作还一脸正义的说「我要公平」然后去端盘子的?简单地说,撇开背景不谈,单凭这场考试本身,就是可以在本来没有什么差别的一群学生里,明确地划分出阶层的。
凭什么?
这是因为,在这个社会内部,这个唯一的教育制度得到承认。
也就是说,社会的主流,必须去考这个考试。
作为主流,他们并没有过多的资源去出国、创业、走后门得到好工作、跟个猛人结婚靠着对方生活、继承爹娘的财产一辈子混吃等死。
大部分人,必须要去参加这场考试,以争取获得一个比他们原有的更好的机会。
他们「必须」考。
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场考试「合理」。

绝大部分去兴高采烈地送考把这考试当节过的人,没有一秒钟考虑过这件事。
因为他们的孩子「必须」去考。那「为什么」去考就不需要思考。因为「必须」去,不去不行。
他们就算考虑过「去了又怎样」,得到的答案大概也会是「去了就要考好」。

也就是说,这些一心为了孩子,努力想为孩子做那么多事的家长们,居然是打算带着孩子往他们的老路走的:如果不能反抗,那就兴高采烈地接受。

这样的家长能够养出怎样的孩子呢?

就是那个妈妈被车撞了,旁边的人还跟这妈妈一起劝告着别分心进去高考结果她真的去考了的女儿。
我不想评断这个孩子到底是好还是坏。
事实上慌乱中的年轻人确实没什么主意。旁边那些帮劝的人也是理由。
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个女孩子的妈妈被车撞了,受伤了,不知道伤情如何。
这个女孩子可以放下妈妈不管,进去考试。
因为考试很重要。

这特么的哪门子的道理!
做人,是有底线的。「重要」,也是有分轻重的。
如果一个孩子连父母的安危都可以排在一场考试之后。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制度问题大了。
如果这样还无法证明。

6月7日有一条新闻:全国高考人数四年锐减140万 部分高校10年后或关门。
6月11日有一条新闻:高考前父母遇车祸一死一伤 众人为考生隐瞒13天。

如果对思想的扭曲已经是最高谋杀,那么连人性都扭曲,让100多万人避之不及的,又是什么呢?

Tags: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