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哥儿!我爱你!TUT

有人问我,周迅到底哪里让人觉得喜欢咧?

我想了一下,还真有点莫名其妙。

早期的时候,迅哥儿拍《大明宫词》,我还看不懂什么叫灵性。只觉得这扁扁平平一个小姑娘,怎么就长成陈红那样温婉美人了呢?而那一部沉郁幽深的《橘子红了》,又哪里是当年的我会看得明白的好。

于是就轻轻巧巧地错过了,一直到很多年以后,在认真地看过很多电影以后,在被一个又一个所谓的国内当家花旦莫名其妙的表演刺激得想把自己插聋插瞎以后,才发现了这么奇妙的一个迅哥儿。

想不起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她了,大概是她跟李大齐一起后?从灰扑扑不起眼的样子,慢慢地被褪去青涩平凡,一点点地崭露光辉。不仅仅是女性的妩媚娇艳的,更多的,是一种冷艳俊俏,高龄之花一样,明明是娇小的,偏又坚韧;明明是天真的,偏又世故;明明是高傲的,偏又柔弱;明明是直接的,偏又幽深……一层一层,像是花瓣一样慢慢展开的魅力,伴着越来越老辣的演技,而终于站到了人们的眼前。

时而像《大明宫词》里的娇俏轻盈,时而像《橘子红了》里的压抑迷惘,时而像《画皮》里的灵性娇媚,时而像《李米的猜想》里的偏执沉溺,时而像《孔子》里的高贵天真。还要举多少例子,才够说明一个女人对表演的努力与付出?

我不会拿她跟谁去比,每个人的眼里都有最佳女主角。我给了她,因为我羡慕她。

她明明不是最漂亮最窈窕的,沙哑的嗓子,连话也不多。

可当她站在镜头的前面,她就可以成为另一个人。像太平一样真挚直接,像白狐一样大情大性。用沙哑的嗓音唱着寂寞的歌,接受一段又一段的爱情,受了伤,又捂着自己一颗心,默默退回去等待下一段。

你喜欢我吗?我喜欢你的。那么两个人就创造新的快乐和幸福。

你不喜欢我了吗?那好吧,我会有下一个喜欢的人。于是又孤独地回到那冷清的高岭之上,既期盼又洒脱,自由自在地活着,像自己想要的那样活着。

一个人,走马看黄花。

黄花固然美好,若不是我的,便不要也罢。

一路走马,看遍天下。天下何其广大,便没有我的那一枝花,又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天下皆在我心间。

Tags: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