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又是它……]



中秋前,蕾蕾忍不住一再敲我,提醒我个神经粗的家伙一个不小心又断更一季了。
其实我并没有停下写字,更不像有些朋友曾经误会的那样沉迷在游戏里,连工作生活都不顾。虽然一直没有更新BLOG,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热衷于微博的140字可以变幻的趣味……但后台里,还是累积下了一个个没写完的题目,文件夹里在大学搁置了几年的小说也重新整理了架构,添置了新的内容。
我……其实不是写字那么快的人。或者说……为人、处世、做事、待人,也一样越来越慢。
说「越来越慢」,是因为我天生并不是个慢吞吞的人。
小时候有点小聪明,只会听话,成绩也不错,被家人老师疼爱着,于是越发不用动脑子。凡事横冲直撞,自以为聪明……懵懵懂懂中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搞砸了多少事,撞倒过几座南墙,摔倒过多少次惨的。可是这个迟钝的笨脑筋也只是委屈一下,蠢蠢地就继续冲下去,并不会考虑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浑浑噩噩地一日又一日。
到了中考,摔了一跤很惨很惨的,却也恰恰借着这一摔,走出了曾经狭隘的圈子,抬起了曾经只会低头看着地上眼睛,站在新的地方,开始尝试看清这个自己和家人以外的世界。
其实回忆一下,一切的转变可能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那一天我去高中报到。报到的教室在2楼还是3楼呢?我只记得窗子上还有不锈钢的栏杆。那天我去的很早。这个学校很陌生,我几乎没有认识的人。8月最后一日的广东还是很热,我买了一瓶500ML的可乐一个人到了教室里。我是第几个来的呢?反正人很少。我一身汗,找了张窗边的桌子放下可乐。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智慧型手机和APP,我只好发呆。
风从外面吹进来,非常非常凉爽。
我看着楼下还没几个人的小广场,忽然想,从今天开始吧。
开始些什么呢?其实我并不知道。
可是从那一瞬间,就像梦醒了一样。我的眼睛蒙着的雾气散了,低着的头抬起来了,耳朵不再将周围的事屏蔽在外……好吧,其实我是在发着呆也不一定。可是,那一天,我发着呆作了自我介绍,可是却前所未有地落落大方,淡定自若。
那一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不需要低着头,不需要畏畏缩缩,不需要把自己收在角落里,不需要将所有人都当成看自己笑话还要占自己便宜的人。
我第一次知道,如果我想说什么话……
只要我用心地说,就会有人听得见。
一瞬间电光火石……我发着呆,并不清楚自己正经历着多么珍贵的蜕变。
后来,我就成为所在所有圈子里,有名会说话会演讲的人。
就算完全不懂的题材,只要准备几天,几十人的班上也好,几百人的大课室也好,8分钟简单概述也好,半小时洋洋洒洒也好。从那一天起,我所有站在讲台上说的话,都会换来不敷衍的掌声和最好的成绩。
我渐渐学会平静地处理事情,淡定地谈论自己的想法,分析自己的观点,坚持自己的原则。时光飞一样的度过,我每一天都能感觉到自己飞奔一样地进步着。
天知道我有多珍惜这迟来的成长。多希望能一夜之间长成潇洒帅气的大人。
可是……当时光在无人停下脚步去细看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溜走,曾经莫名地以为会一直一直存在的人忽然永远地离开。
我其实……不太知道可以用什么方式,稍微减少一点心中刻骨的悔意。
即使一次一次告诉自己,连她的份也一起努力,连她的份也一起坚强,连她的份也一起幸福。
一样无法阻止每次想起她的时候无法忍耐的泪水。
我无法阻止自己一再地谴责自己,为什么不慢一点,为什么不再慢一点,为什么要跑那快,为什么不停下来多看她一眼,多听她说一句话?
跑的那样快,冲的那样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变成潇洒帅气、不用再被管束训斥、不必再受委屈、可以自由自在生活的「大人」吗?
可是事实上,并没有那种「大人」。
而我却依然在狂奔里,失落了她的身影。
直到停下来,一再仔细地打量,才发现不止是她,外公、父母,身上一样在岁月的风霜里,留下了无比明确的印记。
我们还要失去几次才能学会珍惜,学会不要再错过呢?
我只要那一次就好了。够了,够了。
只要一想到如果再有任何人发生任何事而我却只能远远在异乡不明里就,无法做任何事情……我就觉得头痛欲裂。
于是,兜兜转转,最后毅然转过身来,回到最初的地方。
多么巧,现在的家,现在的这个房间,恰恰是初中毕业那年搬进来的。
8年之前,我搬进来的第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坐在现在的这个窗边,仅仅5分钟就厌倦了窗外森林公园的一片草木之色。而接下来的8年之中,怕晒又觉得外面没什么好看的话,几乎没有拉开过窗帘,更没有耐着性子去看窗外的景色。
现在,我很喜欢拉开一点帘子,让阳光撒在我的桌面和键盘上,而眼睛只要向左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一片不太野的林子。
而我终于可以发现并且欣赏这片林子低调而沉静的美感,感受四时的山风,如何轻拂着那些沉默的枝叶。松树、竹子、黄杨、尤加利树……我永远也数不清有多少种。地上遍地都是捻子花、小野菊、牵牛花,还有各种野草灌木,星星点点,即使在深夜里也能看到露水映出的点点月光。落雨积水成的小水潭里,恶名昭彰的水浮莲开着高雅妩媚的淡紫色大花。而它们一点都不寂寞。蛙鸣虫噪,山风簌簌。若睡得浅些,早上还会被鸟儿喧闹的鸣叫吵醒。
所有这些安静而热烈的美态,都在离我不到50米的地方,日复一日地展示着,仿佛HP里面那些会走会动的魔法画,既是轮回反复变动着的,又是永恒凝滞的。
只有看着它们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那种生命最平静坚韧的喜乐。
虽然,我基本就只是在发呆而已。
可生命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冲到更远的地方去。20岁的那一年,我这样告诉了自己。
24岁的现在,即使是在家汗流浃背地在厨房里噼里啪啦地做一家人甚至更多的饭菜依然被觉得不务正业,我依然觉得自己的心是踏实的。
踏实到我甚至觉得……即使真的有末日,我也可以拥抱着家人,不带遗憾地合上眼睛。
这样的感觉,也许会被觉得莫名其妙且胸无大志?
可是那又有什么要紧的。
坚持将自己真正珍视的事放在真正的第一位,是多么不容易,而又多需要拼命去努力的事情啊。
所以……请稍微原谅一下我的任性吧,那些我所珍视的人们。
我们总该知道,彼此有多重要。

Tags: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