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阵女生宿舍很兴看《宫心计》,姑娘们大多喜欢反派的金铃,而讨厌正派的三好。
有一天,一个姑娘苦着脸回来,说她跟她BF讨论情节的时候,因为讨厌三好而被BF指责心胸狭窄。
那个时候我没有去细想。
过了很多个月以后,我翻出来臭名昭彰的《少年包青天I》来看,又忽然想起了这件事。
为什么我总是讨厌理直气壮的正派主角,而对在黑暗里的那些人充满感情呢?
我喜欢那个俊秀挺拔,豪爽大方,总是扬着唇角与眼角,为被自己杀死的人流着泪痛苦得接近疯狂,深深爱着那个可怜的女孩子的耶律良材。
我喜欢那个长得不怎么好看,造型奇怪,眼睛却明亮无比,在清凉的夜里喝着酒,爽朗地笑着,弹着《庐风》,像晚风一样温柔的蒙放。
我喜欢那个明明穿得像只绿色花蝴蝶却气派庄严,永远舒展着眉目,从容自得,翩翩佳公子一样,既深情,又犀利,胸怀着鸿鹄之志,为了施展抱负甘愿陷于泥泞黑暗之中,也依然如耀眼绚烂如晨曦的日光的……崔明冲。
……好吧我承认他们颜……或者气质至少都是不错的= =虽然比不上只看见过这次,气度俨然的皇帝,默默演了很多无奈的大腹黑的庞太师,以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明叔版本的八贤王,但好歹,素质是真不错的……
但是,即使这样……谁也不能说这版蒙放比这版包拯就好看到哪里去吧……尽管这版包拯是咆哮教前新秀演的……
可为什么,蒙放就比包拯要让人觉得可爱呢?
不是因为蒙放有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也不是因为这个包拯鼻孔比额头上的小月亮还抢镜。
而是因为,这个包拯所演出来的,不是那种真诚的对正义的坚持,而是用自己那一套,对痛苦的凶手们自说自话,虚伪的伪善。
我这几天看少包看得很HIGH,搞得做梦都梦到想写的相关文的情节。
我梦到一个刚直不屈,连一丝污秽也无法容忍的男生,与一个为了心中的志向,而甘愿让自己坠于黑暗的男生相恋,那个刚直的男生发现了恋人的堕落,他认为恋人背叛了他们的正义与爱情,而他的恋人用含着忧伤的目光,从心底里发出比什么都干净的光芒。
一瞬间,我的脑袋里只回荡着一句话。
他才配不上他呢。
多么刚直耿介,无私高贵的人,也没有资格去指责别人污秽肮脏背叛正义。
被世界的种种人事物保护在所谓正义纯洁的躯壳里的人,才没有资格去指责那些被暴露在污浊空气里,拼了命也想活下去,想要实现心里的正义的人。
放在清水里养出来的棱角拥有着厚重的盔甲,洁白的内心依然被沾染着淡淡的灰色。
沉默在淤泥里一声不吭拼命生长,连鱼虾都可以轻松啃上一口的莲藕,即使被污秽所包裹,也有着洁净的灵魂。
正义吗?无论如何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吗?
看着自己在意的人被禽兽所害而禽兽依然不受一丝惩罚,除了用自己的手去为所爱的人争取一个公道就没有别的方法的时代,正义吗?平等吗?
他一定不够爱被杀死的那个人。
一生都活在阳光里的人,永远也没有办法彻底理解那种失去一切的绝望。
当信仰的正义与平等只眷顾于禽兽不如却逍遥法外的凶徒,没有谁会继续笃信那种仿佛在空气里冷笑的东西。
……好吧我阴暗了。
可是,生存在不那么明亮透彻的环境里的人,大概都不会对阳光地带里的人有太多好感。
谁说过黑夜给他黑色的眼睛,他却用来寻找光明。
言情小说说生活在黑暗里的人总是向往光明。
但是,向往是一回事,HE又是一回事。
我想当徐志摩每个月辛辛苦苦教书赚几百大洋回去给陆小曼一个转身就花掉还嫌少,那种感觉一定不怎么样。
所以他们即使BGZZS了,结局依然是BE。
公主永远是跟着骑士,恶龙只能跟巫婆CP。
这不是歧视,只是光与暗,永远不缺少磨损爱情或坚定的分歧。
要我选,还是夜里淡淡的光线比较不刺眼。
我就是个不善良的大俗人,又如何?

Tags: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