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开始工作了,就发现大学生活真是闲得可以。并不仅仅是课业与工作量的差别,更多的是在4年的放养后,重新被捆进朝九晚五作息带来的精神疲倦。
以至于,真的很久没有好好什么都不做,边吃东西边看需要看字幕的日本美食节目。

记得以前锵锵有一期节目谈舌尖上的中国,说起世界上种种的美食节目。想一想,相比于欧美冲击力十足的视觉盛宴模式和台湾在地味十足的小吃寻访路线,日本的美食节目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除了有名的竞赛类节目料理铁人,1997年开播、到2006年彻底停播的料理东西军,大概是日本史上最难以抹灭的美食类节目了吧。

坦白而言,关口宏与三宅裕司两个有趣的大叔其实也确实很老派……每集两种料理的对抗方式,也没什么新鲜感可言。
尤其日本料理本身做法的局限,就算加入号称中华料理或法国、意大利菜,也无法掩盖本质上的贫乏。

但是……这个节目就是有办法总是让我看到飙泪。

不是因为那些烤得一直在滴油的鳗鱼肉,也不是因为切开卡擦一声手一按肉汁就流出来的炸鸡炸猪排看起来有多棒

而是每一集的特选素材里,那一位一位默默低头努力制造、耕作、饲养、捕捉、采集到各种终极食材的仕事人。

在北海道的酷寒里仔细为肥嘟嘟的猪只梳理毛发、精心准备各种小鱼干甚至还搭配蛋糕碎把鸡只当作家人一样照料、弯着腰温柔地将新鲜到在发亮的蔬菜采下来轻轻地放到篮子里、屏息认真地看着昏暗房间里巨大酱缸里将要成熟的深色酱汁、在波涛汹涌里一头扎进大海中寻觅自然的馈赠、在绿野安静的阴影里找到藏起来的山珍……

作为习惯着都市生活,食材不过是超级市场里一包包整理干净封在塑料保鲜膜里的商品的人们,总是很容易忘记自己手上拿着的,是需要多少人默默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够达成的目标。

就像亲人的感情一样,如果没有什么人或者事情提醒自己,就无法明白究竟有多珍贵。

我们的国家,也有着无数那样的仕事人。他们与那些为地沟油、死猫肉、毒大米、三聚氰胺奶粉……而努力的人,共同存在与这片土地上。

但是,直到现在,我们也只有7集的《舌尖上的中国》,可以让我们看一眼这些辛勤而淳朴的劳动者与他们劳作所得之间的联系而已。

那些在太湖的淤泥里挖藕的汉子,那些在云南的山野间采集松茸的姑娘,煮盐制火腿的老人家,看着家人做年糕的小女孩。

他们与海的彼方,那些低着头默默劳作的人们,有着一样的灵魂,可作为旁观者、享受他们的劳动所得的人,我们忘记了鼓励与感激他们的方式,而海那边的人们并没有。

关口先生和三宅先生,就算本身已经是一把年纪,就算那些提供食材的仕事人只是年轻的小后辈。他们也会认真地低下头,感激对方的劳作,为节目与每一个享受食物的人,感谢他们的努力。

而不仅仅是掏出钱买下他人的劳动所得,便理所当然地认为已经足够。

我们好像完全忘掉了,曾经,统治我们这片丰饶富庶的土地的人们,有一样最重要的事,叫作鼓励农桑呢。
而不是打土豪,分田地。

我很难形容每次看到料理东西军和舌尖上的中国都想起《天工开物》是一种什么诡异的心态……

但是第二季舌尖上的中国要播映前,我看到了06年被停播的料理东西军,在2012年4月出的一期特别版节目。
在这一期节目里,我看到的依然是那颗《天工开物》的心,和感谢劳动者的真诚。

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有很多很多这样的节目,每一集,都是一本舌尖上的《天工开物》呢?

Tags: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