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个性原因,在我身边的同龄人都在热衷于游戏、偶像、流行的时候,我最爱做的事情是看书。
而在「这个故事好好看!」到「作者努力想表达的事情也很有趣呢。」这两个阶段中间,有好几年,我最爱看的书,就是所谓「人类未解之谜」这个系列。
百慕大三角洲,埃及金字塔,玛雅水晶头骨,神农架野人,美洲大脚怪,复活节岛雕像,人体自燃,万年前留下的人类脚印化石……最迷人的是消失的阿特兰蒂斯!
那些湮灭在时空里的不知名的事情,那么深邃,那么辽阔。好像就算自己只是个坐在教室里什么都不懂的蠢小孩,也一下子飞到了能够俯瞰人类与宇宙的高度。
啊,为什么会那样呢?那种事情是真的吗?星空里是不是有外星人在看着我们?深海之下又会不会有着我们的同伴?人类在宇宙里是孤独的吗?
所有的这些……好想知道,好想全部都知道!
那些密码一样隐藏着无数秘密的残缺遗迹,那些在人类文明还无法踏足与了解的领域……
我想,在那个时候,我好了解鲁宾逊,好了解辛巴达,好了解所有那些在蒙昧的年代里就敢于乘风破浪向未知的世界进发的探险家!
也许,那真的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动力也说不定。
可是啊……就是会有另外一些人,看到巨大的物体也好,看到深邃幽暗的星空海水也好,莫名其妙,就打从心里觉得抗拒和恐惧。
他们不是妄想症,而是更敏锐地明白那些事物背后的未知的危险。
那些巨大的生物,就算轻轻从地面踏过,也能抹杀一个个生命的存在。那广阔的星空,幽深的海域,又会有着怎样无法抗拒的沛然巨力呢?
与其说他们怕的是什么具体的东西,不如说他们畏惧着那未知之中也许无限大的危险的可能。
就像同样在看少年派,当鲸鱼庞大的身体在空中划过,有一半人看着得双眼发亮,另一半的人看得背脊发凉。
有一半人勇敢地只想闯到新的世界,另一半的人坚持要守护好此刻站定的地方。
我想我此刻,终于从那个「人类未解之谜」的阶段走到了另一个别的什么地方。
因为我终于明白,所谓的「人类」,并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像海洋里的水一样,一滴一滴,因为共同的方向,汇集成滔天的巨浪,乃至于更巨大的洋流。
我们分歧着,固执着,坚守着。那些彼此打从心里坚信正确的观念。
于是一股股洋流自由地流去了世界更遥远的角落,而另一些水滴留在原地,坚定的日复一日地拍打了礁石与崖岸。
因为洋流,水滴才能够知道这个世界的版图。而因为留在原地的水滴,洋流才可以在受挫之后得到安稳的港湾。
从来就没有谁更加正确!求知和敬畏……我们每一个人类,都是基因与概率为自己的族群保留的一丝「再来一次」的能量。
我们好渺小!但又那么广大。
就像人类的祖先从非洲踏向其他未知的大陆那样。
啊,一个不小心,我们的脚印,就会成为文明的道标了啊。

Tags: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