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也好朋友圈也好,柴静的纪录片一出就是一片关注目光,不转发一下好像都显得麻木不仁,说两句她孩子不是国内生的、雾霾对婴儿的影响不及母体的吸烟史更加被当作精英病……
且不讨论柴静是一个怎样的人,但在她这个纪录片公布之前,我们不知道有PM2.5吗?
我这种不太记得住具体数据的人,随便百度一下也能找到一大堆2012年之前就开始爆发的新闻。

“2010年始,贝志城发现越来越多朋友在推特(twitter)上转发美国大使馆发布的空气质量指数,他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关注北京的空气质量的。美国大使馆早在2008年就在自家院内架起了一台空气监测仪,每隔一小时在推特发布一次空气质量指数。但在头2年,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直到2010年11月21日,美国大使馆的瞬时检测数据显示,它所在的东三环的空气质量指数超过了500,美国大使馆用甚至用了“crazy bad(糟糕透了)”来形容当时的空气质量。这个数据成为了贝志城的出行指南,“当指标超过200时,我不再约人吃饭,也不出去见客户了。”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jY6LIttKc7_OLbhRP-0XaowFs_pMiANYGxXEydGt0rlTZNu0oGLQH1wzOnYoP6xdW4Kwwoot6ISGqRMUYbKDQZVTuQY_n1VHmjunQ8X6-dy)

“美驻华使馆:北京PM2.5数据超最高污染指数
2011-12-05 12:13:00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
(http://news.163.com/11/1205/12/7KGRIKC600014JB6.html)

“PM2.5数据:环保部门为何和美国使馆“打架”
2012年06月06日 08:28:3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2-06/06/c_123240697.htm)

甚至根本不需要整理,就可以轻松看到2010年至今清晰无比的新闻事件记录。
我们不知道PM2.5有问题吗?我们不知道雾霾是可以多严重的吗?

1952年伦敦烟雾事件。
20世纪40年代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
1948年10月多诺拉烟雾事件。
1930年12月比利时马斯河谷烟雾事件。
1959年墨西哥的波萨里卡事件。

我们连一秒都不能从这些血淋淋黑漆漆的历史里看到哪怕一点可怕的阴影,我们必须等到柴静站出来说她女儿一出生就有肿瘤促使她拍记录片才能被一耳光打醒,喊着泪举着手拥护一个“第一个说真话”的人才知道这是个多可怕的灾难?

柴静了不起吗?她或许是了不起的。当那么多了解这个危害的人一次又一次撰写专业分析PM2.5的科普文章都只能换来大部分人不以为然的一句“看不懂”,越来越感到无力和失望的时候,她砸出了一笔可以让家人过得更好的钱去拍一个“宣传片”。

是的,宣传片。向那些从来都不屑于认认真真去读专业人士们努力用数据和理论组成的科学普及,只会无知到无畏地说“谁看得懂”,却又自大得只相信自己看得懂的事物的人,用一个文科生的叙事逻辑,简单直观地宣传一次这个灾难。

这确是一种了不起的勇气。
不过,对不起,我不确定这是不是能让我尊重地认为她是一个值得敬重的记者。
因为对我而言,什么是“好记者”?
客观,公平,真实地向公众传递最大程度的真相。
于我而言,这是好记者。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记者做了一个报导,她要公布之前,先说她做这个报导是因为她女儿的遭遇。

一个无辜孩子的遭遇,固然让人同情。但是做一个新闻报导或是记录片的时候,先入为主地用明显有煽情嫌疑的手法,向公众传播一个制作者既有的立场……这难道也是值得鼓励的吗?

我听说“文明”的标准,就是能够将复杂事件中的每一个独立环节都独立判断和看待。
所以,我决定在尊重柴静这份勇气和付出的同时,质疑她的新闻立场,并且为我们中每一个做得比她少的人的不作为悲哀。
如果能一直因为她新闻立场的模糊而攻击她、推翻她的所有作为,又或者能够因为她的勇气而付出,一直为她所有事情辩护……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真正去为这个灾难作多一点了解和努力,而不是将攻击和推翻对立观点的群体,当作为这个灾难所作的付出呢?

Tags: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