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LiLei和HanMeimei

这首歌最近在网上小红了一把,我也因为歌名找来听了。
居然大飙泪……
从以前就一直超讨厌英语,小时候也会在讨厌的英语书上面给人画胡子加个角之类的……可是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原来那个LiLei和HanMeimei,也可以有他们的故事,有他们的世界,也会长大,也会像我们一样,在那个世界里沉浮飘荡。
【有点遗憾,LiLei和HanMeimei,谁也未能牵着谁的手,一样的是,我们都有了个,当初不曾料想的以后。】
好讨厌这种改变。
明明知道改变会带来更崭新的际遇,也不想因为改变而失去记忆中美好快乐的事情。
即使他们每个人都过得很好,在各自的世界里如鱼得水,拥有各自精彩的经历和人生,那只从以前就一直在乱飞八卦的鹦鹉Polly也还活得好好的。
但就是讨厌。不要想改变,想要一直一直停留着,在那个单纯快乐的时代里。永远不要变迁。
所谓的【人】就是这样。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背山,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彼得潘。
那么谁又是谁的LiLei,谁又是谁的HanMeimei呢。
那些青涩又充满了甜蜜记忆的时光里,悄悄地悄悄地用眼角地余光去偷瞄过的,在眼里无论做任何事都在焕发着明亮光芒的,无论笑或生气都那么好看可爱的,【那个人】,还记得是谁,长着怎样的脸吗?
可是即使一切都被模糊成一片阳光里破碎的影子,记忆也充满着阳光般温暖干燥的气息。
那就是我们的彼得潘。
如果无法记住那个LiLei或是HanMeimei,至少,留住彼得潘吧。
如果连彼得潘也在不知道的时候悄悄离开了,至少,再认真安静地听一次LiLei和HanMeimei的故事吧。
为我们最纯真快乐的年代。

【人间】

今天换上了新的BGM,来自日本,井口拓磨・大曽根浩範,野村万斋《六道轮回》同名原声CD,唤作《人间》的曲子。
这张CD我记得此前稍微提过一笔,那么为什么要再次写多一篇呢?
BLOG是不需要凑字数骗钱的吧。
我呢,其实是再度被打动了。
我是个记忆力非常糟糕的家伙。
因为觉得直白地跟人对视非常不礼貌,所以甚至连其他人的脸都不太看,记人能力糟糕得不行。而又懒惰,又常常丢三落四,于是就常常把重要的事情忘记掉。
可是这样的属性放在别的方面,却常常给我带来惊喜。

看过的书,过一段时间就会只留下印象,再一次看,依然会再度被打动,爆笑出声或感动流泪。
看过的电影,过一段时间就会只记得萌点,再一次看,依然会再度被萌动,背景乐或造型细节,也依然让我拍案叫绝。
看过的漫画,过一段时间就会只记得作者或凌厉或优美的线条,再一次看,依然会再度被震撼,那些曾经让我感觉狠狠被质问着灵魂,被强迫着思考生命的本质的情节与细节,也会丝毫不减威力地再度震撼我一次。
而听过的音乐,过一段时间就之会记得“啊好像是很好听的”,再一次听……那种感觉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崭新着。

那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

像此前再次听《乱红》,再次听《琵琶语》,再次听整张《情定少林寺》OST,《青蛇》OST,甚至为了听《秦俑》的BGM重新看了一次《秦俑》等等,那种崭新的喜悦,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我只知道,当我再一次听这首《人间》,我就真的仿佛看到了天人在云层之上俯瞰众生,用他们那茫然天真而又艳羡不屑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他们所永远无法了解的人间烟火,看着那飘渺又确切存在的炊烟袅袅,看着那世人为渺小的收获而快乐满足,为不可避免的失去而难过悲伤,用仿佛蜉蝣一样短暂的生命,享受千万种情绪与态度糅合成的无可替代的珍贵经历……
如果那是一幅画,那么它一定是一幅长长的画卷,记录着人间种种甜酸苦辣,跌宕起伏。

而经历着这些的人,即使明白着【有生皆苦】,即使忍受着各种生存的艰难与必然失去的苦痛,也依然无悔努力地存活着,让天人都为之震撼。

这是一个多么深情的曲子,不但切合着新剧的主题,也深深地展现者作曲者对生命的热爱与希冀。
果然吧,我还是喜欢这种JUMP向的励志题材吗……不过即使被爱好纯正古典音乐的厉害朋友BS,我还是觉得这样饱含着真诚情绪的轻音乐也很不错。
用心做出来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样的形式,都是能够打动人心的,不是吗?
这才是我们所热爱的人间嘛。

你是我最明媚的风光

昨天很惨……一大早6点多就醒了,在床上看小说到9点起床上课,吃了袋陈村粉,然后午饭没吃,下午上课,3点多从学校跑出去的时候就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只好买了瓶奶茶带着,然后扛着装了本子等等东西沉得要死的包包上车,还以为1个多钟头就能到,结果只是随便套了件薄外套准备回家换厚的,结果车子变态地跑到了城市的另外一个客运站……靠你离我想去那个站超级远也就算了,多走了一个多钟头也算了,你为什么连地铁站都在公车的5站以外啊!
于是扛着包绝望地上公车,7点半从车站出发,8点才到地铁站,挤下那个挤满人热腾腾的公车就在寒风凛冽的大街上,而且又是我根本不熟的地方……找了个不知道是交警还是啥的人问了地铁站,一路走走走走过去,在地下商场买了3个台北天母DONUTS家的甜甜圈当作晚餐(对不起我就是很能吃要3个才饱可以吗=皿=),然后挤上地铁踏上了回家的最后两段路。
可是我没想到,在地铁上却看到了个长得很像本命的家伙。
大概是中东籍的外国男人,看起来也有30,40岁左右吧,头发很短,发心已经有些发黄和稀疏,但是却跟那个家伙出奇的相像……
大得像牛眼的眼睛……然后长得人神共愤的睫毛(还很翘!=皿=凸)……然后鼻梁高又稍微有点小鹰勾的鼻子……然后是看上去柔软又稍带一点卷曲的胡子和鬓发……
一瞬间我以为自己秀逗了……
可是那个外国男人是真的。而且正面看也还是可以看出来他不是那家伙。我也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我也从来没想过要跟那家伙在现实里见上一面。
但是,看到那个外国男人的一瞬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心里涌了出来。

又好久没更新了……

积下一堆事……例如写写09年看过的片子,例如给蕾蕾把词填完,例如把想写的文也写一写……
可是,就是不乐意动……
冬天真是让人犯懒的季节……尤其我还属蛇(这真的不是找借口!不是!
倒是被同学拉去欢乐斗地主斗出了火花,现在四个号每天8千豆子熊熊燃烧生命……
片子下了一堆,昨天还看了枪版的【大明宫】,即使是枪版,那个美丽的宫殿也看得我泪崩
那真是一个值得我用懂事以来的所有时间去向往的宫殿和时代啊
可是这些,用一两句话,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
电影的美好之处,是必须看过最好的版本,清晰地将片子看完,最好多看个几遍,把东西都吃透了,然后静下心,听着电影OST去写,才能写出几分的。
现在的我,无论怎么试图下笔,也没有办法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来
所以蕾蕾你不要总是催我……T T

书页里的明月当空

这几天心情诡异,又稍有无聊,于是偷空开始看胡兰成的【山河岁月】。

真是其人如书,文法雍容典雅,字里行间都是真正大家子弟的高贵光明。后人责备他是汉奸,还伤害一代才女张爱玲,可实际上,越离他遥远的人,才越能那样毫无顾忌地去骂。真正去看他的文章,去了解他的生平,反而觉得这是一个奇人。

不去考虑他一生际遇,光是轻嗅他的文字,就洋溢着明媚的阳光气息。

他嘲讽现今的史学家“又书古人惟为农业的需要而发明历日,此皆是他们没有阳光世界的胸襟”,视中国印度巴比伦等族共同先祖生存的时代为理想国度,称为阳光世界。其实隔开几千几万年之后,最具有那个“阳光世界”的胸襟的人,也许就是他自己才对。

他可以无比自然无比诚恳甚至还带有一点享受地写道:“是故数学与其说是理,毋宁说是妙相”;还可以轻轻巧巧无比自然甚至还带一点不屑地评论罗素对0的解释,说罗素的理论“是科学的,而非数学的”;甚至还任性又高傲甚至带有一点赌气地说“连他们(欧美白人)的人亦是高等动物,高等而已,仍旧动物”……

他那么自然而然地站在一个高高在上又不让人有丝毫反感的角度看事物,明明是个文人,却俯视着整个世界,科学,数学,哲学,艺术,历史,宗教……全部全部,都了解着,毫不在乎地记在心里,又混不在意地信手拈来。

写印度人承继了先祖遗风,却用充满美好记忆的欣赏语气说起“西域壁绘里有一群菩萨在路上走过,那眉目清扬,完全是平人陌路相逢的桃笑李妍”,盛赞其“潇湘”。

他那么温柔地热爱着这个世界,将一切都看在他的阳光世界里,说“人世的诸般妙好,皆是一个生命的演绎,而在劳动中有着人与物的亲情,好比女孩子刺绣,看着绣的花从自己手里一朵朵生出来,有欢喜”。

他那么理所当然地用自己的视线去打量整个世界,将一切事物都用美好的想法去考虑,劳动(居然还特指了我们国家的劳动)是快乐的,充满亲情的,朝代的更替是自然发生而不曾损害我们的,甚至连日本对华的侵略,他都可以理解成【没有损失】……我在想这家伙该不会真的自己就那样相信着吧……难怪被当作汉奸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