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赶上旧BO的一篇】香港电影之【百年】

昨天剛把拖下來的前天才舉行的28屆香港金像獎頒獎禮看完。

香港電影百年了哎。

說到【百年】的話,到底是該先想到【歸老】還是【好合】呢?

從我很小的時候起,就是看著香港的片子長大的。

那時候看電視,總是很愛TVB的動畫,然後亞視的引進配音古裝劇。

我記得我跟我娘一起看《血疑》、《阿信的故事》,一起哭得眼淚汪汪。

我記得我生日的時候,即使一邊在跟小朋友們吹著蛋糕上的蠟燭,眼角還是盯著講廣東話的何家勁版展護衛。

我記得太多太多港版的動畫歌,到現在也依然相信著無論如何也‘不必放棄’,相信著‘也許豬的身體不優美長鼻短尾,但是別人不可天空裏高飛’。

對於沒有相同經歷的人來說,也許會覺得拿電視跟電影來相提並論完全不可思議吧?

可是對於我們來說,最初的對於香港電影的印象,同樣是來自於家裏那小小一個黑箱子裏的。

我們這一代人,有幸生在國家發展最迅猛的時代。享受著國家成長帶來的無限生機,也被迫地接受著父母家人的忙碌疏離。

自己必須長時間呆在學校裏,父母各自有工作,一天裏一家人唯一在一起的時間,不過就是那飯桌上的說說笑笑,跟飯後攤在沙發上對電視節目的評頭品足。

爸爸總是想看悶死人的新聞(連開場音樂都很難聽!),媽媽的話則常常不聲不響地摸走遙控器轉到瓊瑤劇的頻道,小孩子想看動畫片或包青天?只好撒潑……

嬉笑怒罵著長大,回憶起來,那段‘喝電視湯吸電視汁’的歲月,卻不經意的看過太多經典的香港電影。

我還可以清晰地想起洪金寶圓滾滾的身體在激烈的動作場面裏跳動的景象,也還記得王祖賢在陰森森的倩女幽魂裏驚鴻一瞥的無限風情……

【旧BO里的一篇】有一个人,离开了我。

有一个人,离开了我。
2008-11-22 Sat 23:26
有这么一个人。
从我存在记忆起,就一直对我快乐地笑着。
似乎我的存在,也能够给她的人生带来某种特殊的幸福。
她头发总是短短的,偶尔会乱乱地翘起几根,妈妈说是因为她本人完全不会打理长发(我家娘亲气愤地表示,因此直到学会自己梳辫子之前,她都完全没被允许留长头发),但是作为爱美的她而言,一旦发现就一定会坚持用梳子梳好。直到最后,几乎没有头发可梳,也没有改变过。
她一点都不高,矮矮胖胖的,五官却很清秀。从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开始,眼睛就一直是明亮地眨巴着,圆滚滚的透着愉悦,有时会扁着嘴,露出一种孩子气的表情。据说年轻的时候,她也是咱们这里(当时还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地方,跟现在基本没什么可比性)镇政府的一朵小花,因此才能得到我家那位现在看起来依然高大挺拔的老人家(虽然他当年真的是一位很穷的美青年)的青睐吧。
她很挑食。牛奶、鸽子、鳝鱼、燕窝、蛇……基本上,野味什么的,能补的都不吃。但是我煮面条或者别的什么菜的话,她就会很高兴地吃掉,然后挑剔着说我做得没有她好吃。而事实上,她做的饭的确是非常,非常,非常好吃的。
她很开朗。开朗得不大符合她的年龄(不过她似乎从年轻时就是这样),所有见过她的人都会喜欢她(除了那些嫉妒她那种让自家所有人喜欢的特质的女人),信任她,而她也确实是一个热心得不太符合这个时代主旋律的人。如果了解到她本身是弃婴的身世,很难理解这种开朗的来源。但也许正是因为这种被无奈家人抛弃,又被好心养家人收留,无私爱护的经历,才让她更加珍惜生命与生活吧。
她当然也很唠叨。但是这种唠叨总是在一种让人可以忍受的范围,同时又带有一种孩子气的无辜和无奈,让人全然无法对她产生恶感。她一度对我种种恶习(例如对可乐、冰水、熬夜上网、因懒惰嫌热而盘的阿婆髻等等的嗜好)十分不满,而如今,我确定我已经不会再继续泛滥地喝饮料或冰水,即使熬夜也不会勉强或放纵自己不睡,而且我也剪了头发……这样的话,她知道了,是不是会比较开心呢?
如果要一直说她是怎么样的人,我也许可以一直说一直说,说到连我都变老,也可以有无尽的事情来叙说。她是一个最不一样的人,最不一样的人。除了我的父母,她便是最重要的人。

無論如何@新BO落成【還不煙花之= =+

啊哈哈哈哈我又搬了T____________,T

可是我一點都不想搬口牙T皿T

可是廢柴2終於還是木有用地被河蟹鳥……哪怕我自己能用代理,也不能指望大家跟我一起用吧OTZ

找來找去找不到合意的新窩點的時候,小蕾蕾提供鳥強悍滴技術支援=皿=+於是勉強搭起了這麼一個懶惰的窩……

實在不好意思鄙人就這點本事了(其實是懶惰吧被毆

所以以後也請多多指教(鞠躬

我會努力更新的,真的……

希望,不需要再搬了吧……於是我也要為此去拜拜XQ大神了咩?待吾合計合計再算(掩面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