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剛把拖下來的前天才舉行的28屆香港金像獎頒獎禮看完。

香港電影百年了哎。

說到【百年】的話,到底是該先想到【歸老】還是【好合】呢?

從我很小的時候起,就是看著香港的片子長大的。

那時候看電視,總是很愛TVB的動畫,然後亞視的引進配音古裝劇。

我記得我跟我娘一起看《血疑》、《阿信的故事》,一起哭得眼淚汪汪。

我記得我生日的時候,即使一邊在跟小朋友們吹著蛋糕上的蠟燭,眼角還是盯著講廣東話的何家勁版展護衛。

我記得太多太多港版的動畫歌,到現在也依然相信著無論如何也‘不必放棄’,相信著‘也許豬的身體不優美長鼻短尾,但是別人不可天空裏高飛’。

對於沒有相同經歷的人來說,也許會覺得拿電視跟電影來相提並論完全不可思議吧?

可是對於我們來說,最初的對於香港電影的印象,同樣是來自於家裏那小小一個黑箱子裏的。

我們這一代人,有幸生在國家發展最迅猛的時代。享受著國家成長帶來的無限生機,也被迫地接受著父母家人的忙碌疏離。

自己必須長時間呆在學校裏,父母各自有工作,一天裏一家人唯一在一起的時間,不過就是那飯桌上的說說笑笑,跟飯後攤在沙發上對電視節目的評頭品足。

爸爸總是想看悶死人的新聞(連開場音樂都很難聽!),媽媽的話則常常不聲不響地摸走遙控器轉到瓊瑤劇的頻道,小孩子想看動畫片或包青天?只好撒潑……

嬉笑怒罵著長大,回憶起來,那段‘喝電視湯吸電視汁’的歲月,卻不經意的看過太多經典的香港電影。

我還可以清晰地想起洪金寶圓滾滾的身體在激烈的動作場面裏跳動的景象,也還記得王祖賢在陰森森的倩女幽魂裏驚鴻一瞥的無限風情……

即使不查資料隨便地算,我也可以一個個地點算:《富貴列車》、《富貴逼人》系列、《開心鬼》系列、《醉拳》、《黃飛鴻》系列、《飛鷹計劃》、《A計劃》、《我是誰》、《警察故事》系列、《倩女幽魂》系列、《笑傲江湖》系列、《青蛇》、《新仙鶴神針》、《新蜀山劍俠傳》、《最佳拍檔》系列、《縱橫四海》、《與龍共舞》、《唐伯虎點秋香》、《逃學威龍》系列、《百變星君》、《火燒紅蓮寺》、《霸王花》系列、《東成西就》、《97家有喜事》、《花田喜事》、《胭脂扣》……太多的記憶,完全不用思考般地填充進來,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一樣。

那麼小的我也許還不懂得《火燒紅蓮寺》裏彌漫的恐懼與絕望來源於什麼,禁錮的牢獄又暗示著些什麼,也無法理解《縱橫四海》裏莫名的憂傷隱痛或是《東成西就》神來一筆般的笑點……但是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就知道自己喜歡看那樣的片子。

憂傷的,快樂的,壓抑的,肆性的,隱藏的,奔騰的,困頓的,飛翔的,平凡的,奇異的……我由著那小小的窗口,告訴我世界的模樣。

也許我恰好錯過了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卻在童年無意識地趕上了這銀幕盛世的末班車。

我何其幸運。

由熱愛而細味,由細味而欣賞,由欣賞而敬重,由敬重而從生命裏熱愛。

沒有誰引導著,自己誤打誤撞般地闖入了這綺麗的世界,從此為生命添上了一份嶄新美妙的色彩。

我沒有見證它的誕生,卻在終於開始真正懂得看電影的20歲,見證了它的百年誕辰。

這感覺真奇妙,不是嗎?

也許近年來,香港電影各方面都在萎縮著,四五年前我就看著雜誌說‘香港電影已死’。

可是【百年】了,就一定要【歸老】嗎?

之前一直在做管理人員的站子面臨關閉,我一邊笑著一邊哭著。

任何事物都會有消亡的時候,可當自己身處其中,還能夠灑脫地說‘就讓它過去吧’這樣的話嗎?

當那樣事物已經構成你生命中最美好的記憶之一,你還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它消失嗎?

自己心愛的家人躺在病床上,明明知道無法拖多久,也能夠平靜讓接受安樂死嗎?

我無法做到。

懦弱地逃避著,被逼到角落裏,也不想安靜地接受所謂‘更好的選擇’。

因為打從心裏相信著,能夠讓自己從生命裏熱愛從靈魂裏記憶的那些人那些事物,一定有著重新煥發生機的希望。

百年之前我們的國家也面臨滅亡,我們的先人放棄過嗎?

即使被指責逃避,被指責只好說好聽的話,也想任性地如此相信著,一切都會好起來。

風雨一定會過去,雨後一定會有陽光。

‘沒有巨星的年代’?那就讓我們用自己小小的燭光去照亮這個世界如何?

許冠文2005年在紅館開棟篤笑(脫口秀)的時候說,走過有情沒錢的、有錢沒情、沒錢沒情只能罵董建華的年代後,香港應該走進一個面對現實的時代。

巨星夢破滅了又如何?每個人都能夠煥發自己小小的獨特的光輝,不是也很讓人期待嗎。

不再想著過大的志向,不再看著曾經專屬自己的市場,不再眼高於頂地只看著自己的世界。

放下浮躁的心,深深地呼吸,一步步地再度上路。

聆聽著世界傳來的全新的聲音,接受了曾經不屑的地方超越自己的現實,堅守著自己堅持的原則。

然後重新開始拿起攝像機,開創第二個百年盛世。

這才是【百年】的意義。

越來越多曾經被‘巨星’光輝所掩蓋,一直默默努力著磨練出出色演技的演員被重新發現,真誠讚揚。

越來越多包含熱情與理想的新人投身到這個已經有資格被稱為‘古老’的行業,並且決心為它奉獻青春。

這一切一切,難道就無法成為信心的來源嗎?

曾經是世界的中心,退回到默默做電影的地位就要覺得已經死去嗎?

電影從來沒有說過反駁的話,它只會默默地呆在那兒。

再過一百年的話,那時候的人們會如何看待我們呢?

那時候,也許香港電影還依然好好地活著,衹有我們,已經全體死光光了吧。

一百年兩百年三百年……多少年都好,我們唯一可炫耀可自豪的,難道不是我們生得更早,見證過這永遠衹有一次的永恆的【一百年】嗎?

也請抱著這樣平靜樂觀得有些任性的想法,去找部港產片看看吧。

說不定隨便翻出一部沒聽過的片子,打開一看都會是【刁型蛇手】、【獨臂刀】之類的大驚喜哦。

偶爾也享受看看吧。

=u=

 

 

 

 

 

后记:这是之前就写完,满心欢喜着准备扔上旧BO的文……既然它们有缘无份,我也就不勉强了【擦汗

Tags: none